向瓜達魯配圣母祈禱

 

向瓜達露貝圣母祈禱

瓜達露貝圣母,玄義玫瑰,圣教會的代禱者;請保護教宗;幫助所有在急需中懇求您的人。

因為您是始胎童貞,天主之母,請為我們向您的圣子耶穌求得保持信德的圣寵,生活困難中非常的望德,熾熱的愛德,以及最終堅持寶貴的上主賦于的承諾。亞門。

瓜達露貝圣母,美洲之主保,為我等祈。

瓜達魯聖母授言於真福璜弟亞哥 (1531.12.09.)

末子需知,余為瑪利,永真無瑕,真主之母,天地萬物,由其生存,

受其掌管,遠近皆然。吾欲聖殿,在此修建,以顯吾榮,以示我愛,表我慈悲,惠助吾民。吾為慈母,普及全眾,爾等鄉土,同享宏恩,愛者泣者,尋者信者。吾聽其聲,

吾憐其痛,吾減其苦,吾救其難。瓜達魯貝聖母,為我等祈!

金慶紀念在聖母顯現山頂聖堂舉行感恩求恩

向瓜達露佩聖母誦

吁至聖童貞,瓜達露佩聖母,請您記憶,在泰貝雅克山顯現時,您曾許下,對那些置身痛苦困境中投奔你,敬愛依靠您,和懇求您救援的人們,要特別向他們顯示您的慈愛憐憫。您也曾許下俯聽我們的祈求,擦乾我們的眼淚,賜給我們安慰和救援。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投奔到您台前,為了日常生活的需要,或為了個人特殊的焦慮,懇求您援助,而遭到您的拒絕。

吁瑪利亞,天主之母,雖然我們滿身罪惡,但我們懷著無上的信心,投奔您台前,懇求您仁慈的實現您的諾言。在您的庇蔭之下,任何事物都不會使我們感到困惑或焦慮。我們也不怕任何的疾病、惡運和其他一切的煩惱。

您願意您慈愛的肖像常與我們同在,您是我們的母親,我們的救援,我們的生命,在艱難困苦中,我們投奔到您的台前,在您的庇蔭之下,我們不會有任何的需要。吁至聖童貞,天主之母,請您不要拒絕我們的祈求,而是以您無限的慈愛,俯聽垂允我們。阿們。

瓜達露佩聖母之歌

妳是我生命之泉

在妳的陰蔽下——依賴妳的保護

我不怕魔鬼,——沒有痛苦,沒有煩惱。

哦,瑪利亞,哦,最仁慈的圣母。

完美的貞女,瓜達露貝聖母,

在冬天的山上,我們找到玫瑰花,

妳的愛感動了全世界。

這里,——在妳的懷抱里,

有一切東西——我需要的。

沒有沮喪,——沒有壓抑。

哦,瑪利亞,哦,最仁慈的圣母。

完美的貞女,瓜達露貝聖母,

在冬天的山上,我們找到玫瑰花,

妳的愛感動了全世界。

妳——海洋之星。

我的船很小——海浪卻非常高,

但有妳引路,——我會到達天鄉。

哦,瑪利亞,哦,最仁慈的圣母。

完美的貞女,瓜達露貝聖母,

在冬天的山上,我們找到玫瑰花,

妳的愛感動了全世界。

妳——是每一天的黎明

因為妳生了——圣父的圣子,

我一生的時光,——將走在妳的身旁。

哦,瑪利亞,哦,最仁慈的圣母。

完美的貞女,瓜達露貝聖母,

在冬天的山上,我們找到玫瑰花,

妳的愛感動了全世界。

關於瓜達露佩聖母

童貞聖母瑪利亞於一五三一年十二月九日至十二日之間,在泰貝雅克山顯現給一位純樸虔誠的印第安教友璜·地牙哥。聖母告訴他,她是“永遠完美的童貞聖母瑪利亞,真天主的母親”。要他去見主教,要求在泰貝雅克山丘蓋一所教堂,好讓人們認識她,向她訴求一切的需要。她要以母親的心來傾聽對她有信心者的祈禱,並要解決他們的難題,減輕他們的痛苦。主教要璜向聖母取得一個她是天主之母的證據。於是在十二號那天,聖母使玫瑰花在嚴冬的不毛之地盛開,並囑咐璜採下一些,用他的披風兜著去見主教。

璜來到主教面前,把用龍舌蘭這種植物的纖維所編織的白色披風打開,裡面的花朵紛紛掉落地面,而在披風上居然出現一幅印地安聖母畫像。她是一位“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默十二)的印第安少女。聖母身穿一襲藍袍,象徵王權和童貞,袍上有無數星星,雙手合掌,眼簾半垂,正如璜所見到一樣。那些星星的位置正是一五三一年聖母顯現給胡安·迭戈那年冬天天上的星座圖。

聖母外袍裡面穿的那件內袍是紅色的,袍上有許多奇異的花朵,花朵中有一朵特別容易認出來,位於聖母的腹部,這朵花有四片花瓣,根據印第安人的傳統,這樣的花象徵天主,象徵生命的原始。

內袍的領子上又有一個十字架,這個標誌在美洲印第安人的文化中也象徵著圓滿和不朽,這對基督信徒來說,就是象徵著救贖。

在場看到此畫像的人都一起跪下。稍後主教將那披肩恭迎到他的聖堂裡。第二天主教又派人陪著璜去看他脫離險境的大伯。據聖母事先給璜的保証,他的大伯會得痊癒。果然一切均照預言實現。璜的大伯並告訴主教,聖母親臨他的病床邊,治好他的重病,並告訴他她的名銜:瓜達魯佩Guadalupe(意指那踏碎蛇頭的)。 從那時開始,瓜達盧佩聖母便成了墨西哥教會的精神中心。

此後一波又一波的人潮湧到教堂來朝拜聖母,地方容納不下,於是主教又將畫像移到主教座堂展出。同時大批的志願勞工迅速的在泰貝雅克山丘蓋起一座聖堂。

就在以後短短的四年中,大約六百萬的印第安原住民因著聖母的感召領洗入教,全墨西哥因而成為一個天主教國家。

這幅畫像如今掛在墨西哥城一座可容納一萬人的新聖殿裡供人瞻仰。據自然界的毀滅定律,璜那塊用仙人掌纖維織成的披風只能保存二十年。可是四百六十八年後的今天,布本身仍然完好無損。畫像的光彩,顏色不曾有絲毫的減退,仍然是美麗、鮮艷。更奇妙的是在一九五一年,有人用超倍放大鏡檢視聖母,經過放大的臉部,當鏡子移到她右眼時,驚奇地發現瞳孔裡面映出一個長著鬍子男子的上半身。經過包括眼科專家的特別調查團研究,他們於一九五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向大眾公布,證實這人就是當年的璜·地牙哥。

在往後七、八年裡,對聖母眼瞳的研究並未中斷,原來她的眼裡尚有另外二人,再對照所有找到的圖片畫像,證實二人分別是竹馬拉葛主教及翻譯員宮薩勒斯。因著眼科醫學的發達及照像術的發明,人們才得以做精密的畫像審視,不但証明聖母當年是親臨主教府(公署),也向廿世紀的世人昭示,她的畫像是一件由科學證明的超自然現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