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父問題

神父問題

天主教教會對女神父的立場是什么?教會是否會像英國聖公會那樣有女牧師?

教會法典”規定:“惟有領過洗的男性,得有效地領受聖秩。 ”

在同一件事上,天主教會的教說:“教會法典第1024 惟有領過洗的男性,得有效地領受聖秩。 ”主耶穌揀選人組成十二團體徒也是這樣,因為他們選擇同接替他們的事工。(參考:谷314-19 612-16弟前 31-132 Tim 1615-9主教團體神父們在祭司的職位上團結在一起,使十二人團體成為一個永遠存在和永遠活躍的實,直到基督再臨。教會認識到自己被天主自己的選擇所束縛。因此,婦女的主聖是不可能的。“[參考John Paul II, MD 26-27; CDF, declaration, Inter insigniores: AAS 69 (1977) 98-116] [551, 861, 862] (C.C.C. # 1577)

1994年,教宗若望祿二世正式宣布教會無權祝聖婦女。他說:“雖然教會的一貫普遍傳統在其最近的文件中堅定地教導了祭司地位只留給男性,但目前在一些地方,它仍被認為是可以辯論的,或教會的判斷,即婦女不應被允許接受祝聖,被認為是一種純粹的紀律力量。因此,為了消除對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的所有疑問,這是一個與教會的神聖憲法本身有關的問題,因為我的事奉是確認堅固弟,(參考文獻:“但是我已為你祈求了,為叫你的信德不至喪失,待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兄弟。 路加福音2232) 我宣布,教會沒有任何權力授予婦女祭司的地位,這個判決將由教會的所有信徒絕對持有“(Ordinatio Sacerdotalis 4)

1995年,信仰教義大會與教一起裁定,這一教“需要明確的同意,因為它建立在天主聖言的基礎上,并且從一開始就一直被保存和應用於教會的傳統中,它一直被普通的和普遍的教權所明確地闡明”(參考資料梵二會,教會憲法教義Lumen Gentium 252)“(19951025日的答復)

最后,對於誰被祝聖為祭司天主有最后的發言權。祭司是一種使命,是來自天主的召喚。這不是來自自己的召喚。這不是一個人從事的職業,因他/她渴望宗教威望伴隨着“父”或“尊敬的”的頭銜。

在“希伯來書”中,在“聖經新約”中,我們讀到:“誰也不得自己擅取這尊位,而應蒙天主召選,有如亞郎一樣。 再說一遍:“你接受尊位成為神父,只在天主召叫你的時候。”
這些想要成為神父的女性,她們的個人欲望并不是來自神聖的召喚。就像們中的許多人說的,“我從小就一直想當一名神父。”時,他們對教區神父的角色印象深刻。他們想變成和他一樣的人。為了實現這一秘密議程,她們加入由修女組成的修會。從那時起,們努力獲得所有的免費教育,們可以在神學和其他神職的研究。在某種程度上,們覺得自己的教育程度與那些當神父的人不相上下。們覺得沒有什么能阻止們成為神父。所以們公開這件事。們宣布們想要的,成為一名神父。他們沒有宣布天主想要什么,而是們想要什么。當們的個人議程遭到反對時,們的宣布就變成對教會的一種要求,對任何阻礙們實現們想要的目標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挑戰。

在“聖經”、教、天主教會的教、教會的傳統、聖教會所有長老的著作中,都找不到一盎司證據來支持天主把一名女性召入祭司的行列。但是有足夠的證據支持天主建立男性唯一的祭司聖職

天主神聖旨意盛行在地上像在天上一樣。

(譯)

一般的聖潔的司祭

一般聖潔的司祭

一般的聖潔的司祭是什么?在“聖經”伯多祿前書25中,我們發現“一般的聖潔的司祭”。

你們接近了他,即接近了那為人所擯棄,但為天主所精選,所尊重的活石, 你們也就成了活石,建成一座屬神的殿宇,成為一班聖潔的司祭,以奉獻因耶穌基督而中悅天主的屬神的祭品。
在這件事上,1968年版的“杰羅姆聖經評論”指出:

天主教徒被勸誡要活在聖潔中,以適合所選擇的種族和皇家祭司身份。它們是“活石”,不僅僅是與異教廟宇中使用的無生命的石塊形成對比的人,也是在洗禮中被基督自己的生命給予生氣的人。因此,聯合基督,基石,他們組成了一個新的單位,作者繼續描述在几個混合的圖像。他們首先形成了一座屬靈的殿堂,一座新的殿宇,其中的結合材料不是種族,而是聖神。

通過洗禮,基督徒被召喚并注定要服務於聖潔司祭。作為一個祭司王國(皇家祭司),天主教徒被召喚到祭司的目的地。通過他們的洗禮,他們被委托在基督內服務於對天主的敬拜儀式。它既是皇家的,又是祭司的目的地。他們要把他們作為一種“活生生的祭物”來獻上,這是天主所能接受的聖潔,這是他們的屬靈敬拜。因此,受洗的基督徒被賦予權力,并期望他的整個生活就像一個崇拜的行為,在某種意義上繼續基督的犧牲,但也向世界表明,他是以服務基督為標志的。“
通過他們的洗禮,所有的天主教徒,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自動屬於一般聖潔的司祭

(譯)

聖周六(望復活)沒有彌撒

聖周(望復活)沒有彌撒

在聖六,天主教神父不允許舉行彌撒,這是真的嗎?若然,為甚麽呢?

照天主教的傳統,在代表耶穌安葬的耶穌受難之后立即開始,直到星期六晚上舉行復活守夜,在聖星期六不舉行任何彌撒或

在聖六,很少發生。雖然新的“天主教法典”廢除了這一規定,但傳統天主教徒認為,聖周六是節制的日子。大多數天主教徒認為這是以復活守夜結束的齋的延續。

聖周六,聖體龕空空如也,代表着基督死了。通常在聖體龕旁邊的燈或蠟燭被熄滅。聖被保存在其他地方,通常在祭衣間。你會發現一盞燈或蠟燭在它前面燃。

在極其嚴重或莊嚴的情況下,在到梵蒂岡或當地主教的特許后,可在星期六舉行彌撒。這種事很少發生。如此罕見,大多數天主教徒將在他們的一生中永遠不會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譯)

在線祝聖神職

在線祝聖神職

那些通過支付神職身份費用而在網上被祝聖的人,這樣的祝聖有效嗎?

假定是以天主教徒的身份問這個問題的。首先,天主教徒不能在非天主教教會中被祝聖,因為這樣的行為是拒絕天主教信仰加入另一個異端教會。

第二,這類祝聖是無效的。在這些在線祝聖中,需要支付一筆費用,以換取一張紙,上面寫着你現在是他們神職成員。如果你多付一點錢,你也可以買到“主教”的頭銜。

網上祝聖不是“從宗徒傳下來的”,直接與聖伯多祿保持一致。他們的候選人也沒有接受過任何形式的培訓。這不是天主教的做事方式。

(譯)

“Maudy 星期四”的意思

Maudy 星期四”的意思

Maudy 星期四”是聖星期四的通俗名稱,也就是復活節前的星期四。它的名字來源於拉丁文單詞“mandatal”,意思是“戒律”。

在聖周星期四,天主教會紀念最后的晚餐(逾越節),當耶穌在他的門徒面前,建立聖,彌撒,和祭司身份。

1969年以來,聖周星期四標志天主教封齋期結束。

在世界各地,聖周星期四以不同的宗教名稱而聞名,比如聖星期四、約星期四、偉大和神聖的星期四、純粹的星期四和神秘的星期四。

聖星期四,耶穌命令他的門徒“像我愛你一樣彼此相愛”。

逾越節晚餐時,耶穌把餅擘開給祂的門徒,說:“你們大家拿去吃:這就是我的身體。將為你們而犧牲。”晚餐後,祂同樣把這珍貴的杯拿在祂神聖而可敬的手中,又感謝贊頌您,交給祂的門徒說:你們大家拿去喝:這一杯就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約之血,將為你們和眾人傾流,以赦免罪惡。你們要為紀念我而舉行這事。

基督徒相信那些領受基督體和血的人將有永生。

(譯)

还俗的神父恢复神职

还俗的神父恢复神职

如果一个神父还俗了,他还能恢復神職嗎?

根據天主教會的“教會法”,神父是終身的。

天主教教理第1582條:“ 就如聖洗和堅振聖事一樣,聖秩聖事這種對基督職務的分享,也是 一次而永久授予的。聖秩聖事正如聖洗和堅振聖事,也給予一個永不磨滅的神印。為此,聖秩聖事不可重複授予,亦不可暫時授予。

天主教教理第1583條:“一位有效領過聖秩的人,因重大理由,可被解除他與聖秩有關連的義務和職分,或被禁止執行職務,但嚴格地說,他並不是重回平信徒的身分,因為聖秩的神印是永久的。自授當日起,他所領受的聖召和使命就永遠銘刻在他身上。

因此,如果沒有“教會法典”的障礙,自願離職的神父可以恢復神職。這不包括那些因公眾丑聞而被梵蒂岡解除神職的神父。

當一名神父在教區或宗教機搆內恢復擔任神職時,他不必再被祝聖,因為他曾經是神父,永遠是神父。


(譯)

神父身份和同性戀

神父身份和同性戀

天主教會對同性戀者被祝聖為神父的立場是怎樣的?他們要么符合准則,要么保持單身。 2005831日,教宗本篤十六世發表了一份關於天主教會對同性戀祝聖的立場的文件。這份文件的名稱是“關於針對有同性戀傾向的人的聖召識別標准的指導,鑒於他們被接納進入神學院和聖職“。這里可以看到這份文件。 該文件第2部分表明,在天主教會中,同性戀與神職人員是不相容的。它說:“同性戀和祝聖神職”

從第二次梵蒂岡會議到今天,教會的各種文件,特別是天主教會的教理,證實了教會關於同性戀的教理。教理區分同性戀行為和同性戀傾向。 關於這種行為,它教導說,神聖的聖經把它們描繪成嚴重的罪。這個傳統一直認為它們本質上是不道德的,違背了自然法。因此,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批准。

在許多男人和女人身上發現的根深蒂固的同性戀傾向,客觀上也是無序的,對於同樣的人來說,往往是一種審判。必須尊重和敏感地接受這些人。在他們的問題上,任何不公正歧視的跡象都應避免。他們被召喚在他們的生命中履行天主的旨意,并團結起來,為他們可能遇到的困難獻上主十字架的祭品。 鑒於這樣的教導,由審判官組成的法院符合神聖敬拜和聖事紀律會議,認為有必要明確指出,教會雖然深深尊重有關的人,但不能對神學院或聖職承認那些奉行同性戀,表現出根深蒂固的同性戀傾向或支持所謂的“同性戀文化”的人。

事實上,這些人發現自己的處境嚴重阻礙了他們與男人和婦女的正確關系。我們絕不能忽視具有根深蒂固的同性戀傾向的人的祝聖可能產生的負面后果。 然而,與之不同的是,一個人所處理的同性戀傾向僅僅是一個暫時性問題的表現 。然而,這種傾向必須在祝聖為執事之前至少在三年能明確地被克服。“

雖然一些非天主教教會在他們的牧靈中歡迎同性戀者,但在天主教會內,這種情況永遠不會發生。天主教會一直忠實於耶穌的教導、聖經和聖統。非天主教教會順應時代潮流,向人們宣講他們想聽的任何東西,不一定是受啟發的神聖真理。 (譯)

神職人員,是聖召還是工作?

神職人員,是召還是工作?

神父聖召天主的召喚,還是工作,兩者之間有什么區別呢?

神父聖召的召喚來自天主。這是在愛和教導中跟隨耶穌腳步的召喚。這是為天主的子民服務的召。這是一個召,真誠地接受服從主教的誓言,以及貞潔和貧窮的誓言 (如果適用的話)

召來自天主。這一點已被對加入神職身份來自內在持續困擾的人所認識。這位候選人不是一個追求財富和名望的人。無數的神跡給被召的人,天主透過別人說話。小小的跡象是持久的!

候選人可以自由地回答或拒絕天主的召

當我們說神父聖召是一份工作時,它可能意味着很多事情。這可能是因為一個人是同性戀,他把神職身份看作個人生活的另一種選擇。有些人可能會把當神職看作是一種好的職業,良好的教育,威望,工作保障 (不需要找工作),逃避 (不用參軍取悅母親 (因為她想家庭中有一位神父),擺脫貧困,等等

這些都不是天主召。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會成為好的神父。他們是靈修上干涸的神父,不關心拯救靈魂,改變彌撒的禮儀,拒絕天主教會的一個或多個教,把懺悔室變成會見(便利性虐待),不服從他們的主教。

他們是宣揚異端邪說的人,他們寧願在工作時間舉行彌撒,而不願在信徒自由參加的晚上舉行;他們是可怕的傳道人,每周要關閉一到兩天教,這樣他們就可以休息几天(離開工作),他們每周只工作這么多小時,當他們的教堂關閉時,他們不想找到替代者,他們忘記每天舉行彌撒,他們把高爾夫凌駕於為天住的服務之上,等等。

上述原因是美國和其他講英語的國家缺少神父的原因。天主正在清除那些沒有召就潛入住所的天主教會。此時,不會提供足夠的年輕神父,因為年長的神父會用他們的行為使他們墮落。

隨着時間的推移,教會將占上風,它將照耀世界,就像它應該發光一樣。與此同時,我們必須忍受清洗過程的痛苦(丑聞)。在全能的工作中贊美天主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