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枯

神枯

在天主教的靈修生活中,神枯是個人的靈修生活缺乏精神慰藉。這段時間,可以是從几天到數年,一個人經曆離天主很長距離。這是一個時間范圍,在此期間,一個人感到失去了精神上的感情,特別在默想祈禱時。

根據天主教教理第2731條關於神枯之事:
特別對那些真誠願意祈禱的人來說,另一個困難就是枯燥。枯燥屬於心禱的一部分。在枯燥時,心靈好似與天主分離,對思想、記憶、情感,甚至對屬靈的事物都感到乏味。這正是信德要真實地表現的時刻:忠誠地伴隨耶穌進入痛苦中和到墓穴裡。「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結出許多子粒來」(若 12:24)。 如果枯燥是因聖言落在石頭上而沒有根的緣故,那這戰鬥便要求皈依。

許多聖徒經曆了神枯。我們在聖十字約翰和聖女小德肋撒的生活中發現了這一點。聖女大德肋撒經曆了20年神枯期。德肋撒修女在她的日記中經常提到這一點,這表明她經曆了生命大部分時間(50年)的神枯。

在神枯中與天主分離之后,常常會導致更緊密地與天主臨在。

(譯)

鬼魂/灵魂

鬼魂/灵魂

天主教会关于鬼魂的立场,也被称为灵魂?

天主教会教导,当一个人死亡时,他/她的灵魂立即出现在天主面前。根据判断,灵魂要么去天堂,炼狱或地狱。许多人声称,没有灵魂仍然受到地球的束缚。天主教神学家认为,声称是离开灵魂(鬼魂/灵魂)的工作的精神事件实际上是魔鬼的工作,魔鬼是一个主骗子。

关于这个问题,天主教教会的教理第1673条:
當教會公開以權威,因耶穌基督之名,祈求保護某人或某物件,對抗並脫離魔鬼(邪惡)的控制,這稱為驅魔。耶穌曾經驅魔,而教會從祂那裡獲得驅魔的權柄和任務。簡單的驅魔禮施行於聖洗聖事的慶典中。隆重的驅魔禮(即所謂「大驅魔禮」)只能由獲得主教許可的司鐸舉行。在進行大驅魔禮時必須明智謹慎,嚴守教會所訂的規則。驅魔的目的是藉耶穌交 託給教會的神權,驅走邪魔,解放人免受魔鬼控制。然而,這絕對不同於患病,尤其是精神方面的。若是患病,就需要接受醫學方面的治療。 因此,在行驅魔禮前,必須辨認有關情況確定有魔鬼的臨在,而非疾病。
(譯)

天主教對靈魂伴侶的教導

天主教對靈魂伴侶的教導

天主教教會在靈魂伴侶問題上的教導是什么?
首先,定義“靈魂伴侶”一詞的含義是很重要的。總之,一個靈魂伴侶是“一個非常適合另一個人作為親密的朋友或浪漫的伴侶。”
“城市詞典”提供了至少20個靈魂伴侶的定義。這是第一次,“一個你一見面就有直接聯系的人——一種如此強烈的聯系,以至於你以一種你從未經曆過的方式吸引着他們。當這種聯系隨着時間的推移而發展,你會體驗到一種如此深刻、強烈和復雜的愛,以至於你開始懷疑你是否曾經真正愛過任何人。你的靈魂伴侶在每一種方式和每一個層次上都能理解和聯系你,當你在它們周圍時,這會帶來一種和平、平靜和幸福的感覺。當你不在它們周圍時,你會更清楚地意識到生活的嚴酷性,以及以這種方式與另一個人建立聯系是你一生中最重要和最令人滿意的事。你也很清楚生活中的美麗,因為你得到了一份偉大的禮物,你將永遠心存感激。“
上述都是異教徒的定義,是基於緣分的。

天主教會不相信宿命,因為它違背了自由意志。如果天主已經為你選擇了一個未來的配偶,在你出生之前,你就沒有自由意志。天主控制着你的命運。如果天主控制你的命運,我們怎么知道天主還沒有決定誰上天堂,誰下地獄呢?宿命論在天主教會里是沒有位置的。同樣,普通民眾所定義的靈魂伴侶在天主教會中也沒有地位。

天主教會教導,如果你相信基督會找到正確的配偶,祂會指引你。基督的聖靈可能在你心里告訴你,你的第一次選擇對你來說不是一個相容的人。當你找到一個合適的人時,天主會讓你知道祂贊成這個選擇。

這里的關他們的信仰、想要孩子、信仰天主教教理的天主教配偶,等等,主耶穌可能會為他們提供機會,鍵詞是“兼容”。如果兩個人,一男一女,在他們生命中的某一段時間內,都在尋找一個信奉讓他們彼此相遇。如果這兩個人,在他們的祈禱中,向主表明他們彼此喜歡,并問耶穌是否願作為配偶來接受這個選擇,那么耶穌就會在他們心里告訴他們,他贊同這一選擇。如果這兩個人跟隨意他們的心,并決定根據他們的自由意志舉行神聖的婚姻,那么他們將成為對神聖指引的信任的完美典范。

(譯)

靈魂,它會死嗎?

靈魂,它會死嗎?

靈魂是否曾經死去?

你問題的答案是靈魂是不朽的。它不能死。在死亡時,它與身體分離,直到它在最后的復活時與身體重聚。靈魂需要身體來表達自己。沒有靈魂,身體就死了。在天堂,這是一個精神世界,靈魂通過它的精神形態,鬼魂或精神來表達自己。

(譯)

靈魂沒有性別

靈魂沒有性別

我被告知靈魂沒有性別。是真的嗎?

在靈魂問題上,天主教的教理說:靈魂,人類的精神原則。靈魂是人類意識和自由的主題;靈魂和身體共同搆成一種獨特的人性。每個人的靈魂都是個體和不朽的,立即由天主創造。靈魂不會隨着肉體死亡而死亡,它與肉體分離,并將在最后的復活中與之重聚(363,366;比照1703)。

很多次,靈魂一詞在聖經裡是指人的生命,或指完整的人的位格。但也指人心內最隱密的、最有價值的和特別使他成為天主肖象的一切: 「靈魂」是指人的精神本原。(天主教教理第363條)

教會教導我們,每個靈魂都直接由天主所造──並非由父母所「產生」 ──而且是不死不滅的:在死亡時靈魂與身體分離,但並不因此而泯滅,並會在末日復活時,重新與身體結合。(天主教教理第366條)

在談到天堂的婚姻問題時,耶穌明確表示,靈魂不會在天堂結婚,也不會與世俗的配偶團聚。人類將成為天堂中的天使。天使是無性別的,不分男女。“因為復活的時候,也不娶也不嫁,好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樣。”(瑪22:30)“因為人從死者中復活後,也不娶,也不嫁,就像天上的天使一樣。 。”(谷12:25)

靈魂是一種無形的意識,它需要一個物質身體才能在地球上顯現出來。當靈魂在受孕化成肉身時,其原始的非物質性質就被肉身所體現,這就是在物質世界中誕生時天主形象的丰滿。

(譯)

法定慶節

法定慶節

什么是法定慶節?
在禮拜儀式(舉行彌撒聖祭)中,有三個等級的禮拜儀式。有法定慶節,這是三者中最高的,還有慶節和紀念日。
如星期天一樣,天主教徒必須參與彌撒,避免妨礙神聖崇拜或適當放松身心的工作和業務。
所有法定慶節至少在地方一級都有慶節的等級,但不一定在羅馬年曆中保持這一等級。除了耶穌聖心瞻禮、主顯節和洗者若翰的誕日外,羅馬年曆上記載的所有教會法典第1246條中的慶節都被稱為法定慶節,但在某個特定國家并不一定都得到遵守。

法定慶節是非常重要的慶祝活動。每個人在前一天晚上以晚禱開始。一些法定慶節有它們自己的前夜彌撒。在這些日子里,光榮頌和信經都被誦念。星期天和天主之母,耶穌升天,聖母升天,諸聖瞻禮,無原罪始胎,和法定慶節(在美國是聖母耶穌聖誕節)總是被認為是法定慶節。其他莊嚴的例子包括3月19日聖若瑟瞻禮,耶穌聖心瞻禮,在基督聖體瞻禮后的星期五,以及6月29日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

在法定慶節舉行的彌撒聖祭中,要念信經,在福音之前。有兩篇讀經,而不是一篇。

在星期五舉行法定慶節時,主教會議確定的不吃肉或其他食物的義務不適用。

(譯)

雞奸

雞奸

天主教會是如何定義雞奸的?
找不到天主教會在雞奸問題上的任何具體教導。盡管天主教會有義務遵守當地法律,雞奸通常包括肛交、口交和獸交。在一些國家,獸交被排除在外。
“雞奸”來源於聖經“創世紀”19:1-11中索多瑪城的名字。它與索多瑪市男子的同性戀活動有關。這類活動涉及與同性成員(男性-男性)發生肛交和/或口腔行為。
在某些社區,當一個人被指控犯有“雞奸”罪時,不可能確切知道發生了什么行為,無論是口交、肛交還是獸交?因此,每個國家的“刑法”在編寫其法律時都應具體。
(譯)

聖庇護第十協會的情況

聖庇護第十協會的情況

截至2013年3月,聖庇護第十協會對天主教會的現狀如何?

2009年1月,教宗本篤十六世陛下確信聖庇護第十協會的善意,免除了主教們在1988年被Lefebvre封聖時所遭受的免職處罰。通過這一行動,四位主教在未經教皇批准的情況下被封為聖,并恢復與羅馬天主教會的交流。

他在2009年3月10日的信中提到,他免除了聖庇護第十協會四位主教的開除,聖父說:“在澄清教理問題之前,該協會在教會中沒有規范地位,其神職人員—盡管他們已經擺脫了教會懲罰–也不能合法地在教會中行使任何神職。”

自2009年以來,一直在討論協會成員接受第二次梵蒂岡會議教導的問題。

這在2012年達到了一個關鍵階段。9月6日,該協會要求有更多時間准備對6月13日提出的建議的正式答復。宗座委員會埃克萊西亞·迪(Ecclesia Dei)表示:“在分離三十年之后,需要時間來吸收最近這些事態發展的重要性,這是可以理解的。正如我們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尋求促進和維護教會的團結,實現聖庇護第十協會與伯多祿宗座的和解—這是munus Petrinum 在行動上突然的表現–需要耐心、寧靜、毅力和信任,這是可以理解的。”

宗座委員會主席Ecclesia Dei在致信徒的一封私人信中說,根據第144條,向庇護十世協會神父辦告解的人,如果真的不知道該神父沒有必要的特許,可以得到有效的赦免,但除了這一例外,聖庇護第十協會的神父所涉及的告解和婚配聖事是無效的。

因此,在梵蒂岡解決這一問題之前,天主教徒應避免參加協會神父舉行的彌撒。

(譯)

天主教關於誹謗或誣衊的教導

天主教關於誹謗或誣衊的教導

關於“誹謗(或誣衊)”問題,天主教會的教理說:“

尊重別人的聲望,禁止對他們可能造成不當的傷害的態度與言語。 下列情況使人成為有罪的:
──武斷,就是沒有充分根據而當以為真,甚或默認,近人在倫理 上的缺失; ──誹謗,就是無客觀健全的理由,揭發別人的缺點與過錯給不知 道此事的人; ──誣衊,是以違反真理的言詞,傷害別人的聲望,使人對他作出 錯誤的判斷。(天主教教理第2477條)

為了避免武斷,每人應盡其所能,設法以善意的態度解釋其近人的 思、言及行為。 聖依納爵‧羅耀拉,《神操》:任何善良的基督徒,對別人的言語應該寧願 加以保護,而不輕易譴責;如果無法保護,就該詢問那說話的人有甚麼意 思。倘若他懂錯了,便該用愛心糾正他;如果這還不夠,便該用一切適當 的方法,使他明白,而彌補缺點。 (天主教教理第2478條)

誹謗與誣衊是破壞近人的聲望與名譽。既然名譽是社會對人性尊嚴 的見証,每人都有天賦權利享有自己的名譽、聲望與尊重。因此, 誹謗及誣衊傷害正義與愛德。 (天主教教理第2479條)

總之,“誹謗或誹謗”是指通過說謊損害他人的名譽。關於這一問題,“聖經”規定:

不可去毀謗你本族人,也不可危害人的性命:我是上主。(肋:1916)

(譯)

姐妹教會

姐妹教會

在一些關於普世主義的文章中,注意到一些作者把天主教會稱為其他教會的姊妹教會。把天主教會稱為姐妹教會是正確的嗎?

2000年6月30日,天主教會正式譴責在將天主教會與其他教會作比較時,“姐妹教會”一詞的普遍用法。天主教會是與天主教會分離的其他教會的“母教會”。姐妹教會不適用於與羅馬共融的教會。以下是梵蒂岡就此事發表的文章。

信仰教義委員會
說明
關於“姐妹教會”的表述
致主教會議主席的信
2000年6月30日,羅馬
閣下:
近年來,本教會注意到由於使用姐妹教會這一詞而產生的問題,這一表述出現在主教會的重要文件中,但也曾在其他著作中使用過,以及與天主教會和東正教之間的對話有關的討論中所涉及的問題。這個表達,已成為共同詞匯的一部分,以表明羅馬教會和東正教之間的客觀紐帶。

不幸的是,在某些出版物和參與全基督教對話的一些神學家的著作中,最近人們普遍使用這一表述來表示一方面是天主教會,另一方面是東正教,這導致人們認為事實上基督教會并不存在,但可以通過兩個姐妹教會的和解重新建立起來。此外,一些人對天主教與聖公會和非天主教教會社區之間的關系也不恰當地使用了同樣的表述。在這個意義上,“姐妹教會的神學”或“姐妹教會的教會學”被提到,其特點是與教權文件中所遵守正確的原意有含糊和不連續性。

為了克服在使用和應用“姐妹教會”一詞時出現的這些模稜兩可和含糊不清之處,信仰教義會認為有必要編寫所附的關於姐妹教會的說明,該說明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2000年6月9日在接見中批准的。因此,本說明所載的說明應被視為權威和具有約束力的,盡管該說明將不以官方形式發表在“Acta Apostolicae Sedis”上,因為其有限的目的是指定有關這一主題的正確的神學朮語。

在向你提供這份文件的副本時,教會請你將其中所表達的關切和具體表示通知你的主教會議,特別是向受托進行全神貫注對話的委員會或辦事處,以便主教會議及其各辦事處的出版物和其他文本能夠認真遵守“說明”中的規定。

感謝你的幫助,并祈禱良好祝願,

你在基督內真誠的,

若夫·卡德 拉辛格

教務長

表述文本

1. 姐妹教會一詞通常出現在天主教與東正教之間的對話中,尤其是在天主教與東正教之間的對話中,是雙方繼續研究的對象。雖然這一說法當然是合法使用的,但在當代有關普遍主義的著作中,一種含糊的用法已成為普遍現象。因此,根據第二次梵蒂岡會議和后宗座教權會議的教導,有必要回顧這一表述的正確和適當的用法。從一個簡短的曆史大綱開始是有幫助的。

(I)表述的來源與發展

2. 姐妹教會一詞在“新約”中并不是這樣;然而,有許多跡象表明,古代當地基督教教會之間存在着姐妹關系。新約經文最明確地反映這一意識,是若望第二封信的最后一句:“你那蒙選的姊妹的子女問候你”(若二1: 13)。這是一個教會團體向另一個教會發出的問候;發出問候的社團自稱是另一個教會的姐妹。

3. 在基督教文學中,這一說法在東方開始使用,因為從五世紀開始,五旬節的思想就開始流行起來,根據這一說法,在這些父權制姐妹教會中,有五位宗主教,羅馬教會是第一位的。然而,在這方面,需要指出的是,羅馬教廷從來沒有承認這種看法的均衡化,也沒有接受過只給予羅馬教廷以榮譽的權利。應該指出,這種典型的東方宗法結搆從來沒有在西方發展過。

眾所周知,羅馬和君士坦丁堡之間的分歧在后來几個世紀中導致了相互驅逐的結果,據我們所能判斷,這超出了作者們的意圖和預期,他們的指責涉及提到的人,而不是教會,他們不打算破壞羅馬和君士坦丁堡之間的教會交流。

4. 這一表述再次出現在the Metropolitan Nicetas of Nicodemia (1136年)和the Patriarch John X Camaterus (1198至1206年在任)的兩封信中,他們在信中抗議羅馬通過自稱母親和導師會廢除他們的權威。他們認為,在平等尊嚴的姐妹中,羅馬只是第一個。

5. 最近,君士坦丁堡東正教主教雅典納戈拉斯一世第一次再次使用姐妹教會一詞。在歡迎若望二十三世向他發出的兄弟般的姿態和團結的呼吁時,他經常在他的信中表示希望看到姐妹教會之間的團結在不久的將來重新建立起來。

6. 第二次梵蒂岡理事會釆用姐妹教會一詞來描述特定教會之間的關系:在東方,許多特定的地方教會蓬勃發展;其中,宗法教會占據第一位,其中許多人以其起源於使徒本身而光榮。因此,在東方基督教徒中普遍存在一種熱切的願望,即在信仰和慈善的交融中,保持當地教會之間象姐妹之間本應存在的那種家庭關系。

7. 第一份將姐妹一詞應用於教會的教宗文件是保祿六世向阿涅阿哥拉斯一世宗主教所作的the Apostolic Brief Anno ineunte 。在表示願意盡一切可能重新建立西方教會與東方教會之間的全面交融之后,教宗問道:“既然這種神聖的愛的奧秘在每個地方的教會都有用,這不傳統的“姐妹教會”這個說法的原因嗎?几個世紀以來,我們的教會像姐妹一樣以這種方式生活,就是共同舉行教會會議,這些會議捍衛信仰的沉積,防止一切腐敗。現在,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分裂和相互誤解,盡管我們之間過去出現了障礙,上主給了我們重新發現自己成為姐妹教會的可能性。

8. 若望保祿二世經常在許多發言和文件中使用這一詞語;主要的發言和文件按時間順序排列如下。

在“Encyclical Slavorum Apostoli”中:對我們來說,他們[西里爾和衛理公會]是東西方姊妹教會全神貫注努力的擁護者和贊助者,目的是通過祈禱和對話,在完美和徹底的交流中重新發現可見的統一。

在1991年給歐洲主教的一封信中:因此,與這些教會[東正教教會]的關系將與姐妹教會之間的關系得到促進,以便使用教宗保祿六世在其致君士坦丁堡宗主教Athenagoras 一世的簡報中表達的方式。

在Encyclical Ut unum sint 中,它以這樣的方式開始:“繼第二次梵蒂岡會議之后,根據早先的傳統,把聚集在主教周圍的特定或地方教會再次稱為”姐妹教會“。此外,通過消除痛苦的規范和心理障礙,解除相互間開除教籍,是邁向全面交流道路上非常重要的一步。本節最后表示希望“姐妹教會”的傳統稱謂能夠伴隨我們沿着這條道路走下去。這一主題再次出現在“60號通諭”中:最近,聯合國際委員會在重建方法這個非常敏感的問題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在天主教和東正教之間建立全面交流,這是天主教和東正教之間經常發生關系的問題。委員會為在姐妹教會學說的基礎上積極解決這一問題奠定了理論基礎。

(II)關於使用這一表述的指示

9. 前几段提出的曆史參考說明了姐妹教會在全基督教對話中所具有的重要意義。這使得正確使用這神學朮語更加重要。

10. 事實上,從正確的意義上說,姐妹教會完全是特定教會(或特定教會的團體;例如,主教轄區或總主教省)。在正確意義上使用姐妹教會一詞時,必須始終明確,至聖、至一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普世天主教會不是所有特定教會的姊妹,而是所有特定教會的母親。

11. 在適當意義上,也可以說姐妹教會,指的是特定的天主教和非天主教教會;因此,羅馬的特定教會也可稱為所有其他特定教會的姊妹。然而,如上所述,不能恰當地說天主教會是某一特定教會或一群教會的姊妹。這不僅是一個朮語問題,而且最重要的是尊重天主教信仰的一個基本真理:耶穌基督教會的統一性。事實上,只有一個教會,因此,教會的復數朮語只能指特定的教會。

因此,作為誤解和神學混亂的根源,人們應避免使用諸如“我們兩個教會”這樣的提法,如果適用於天主教會和整個東正教教會(或單一東正教教會),不僅意味着在特定教會的層面上,而且在至聖、至一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普世天主教會在信經承認的層面上也是如此,因此其真正的存在是模糊的。

12. 最后,還必須銘記,正如東西方的共同傳統所證明的,正確意義上的姐妹教會一詞只能用於那些保留有效主教和聖體的教會團體。

羅馬,2000年6月30日,發自信仰教義委員會。

+ Joseph Card. Ratzinger
Prefect
+ Tarcisio Bertone, S.D.B.
Archbishop Emeritus of Vercelli
Secretary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