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若望___宗徒及聖經福音作者(節譯)

 

聖若望___宗徒及聖經福音作者(節譯)

慶日:十二月二十七日

 

聖若望,在福音裡被命名為聖經作者、‘基督鍾愛的門徒’、被希臘人稱為‘神聖者’、戴伯德和撒鲁美的兒子、長雅各伯的弟弟,與他一起捕魚為生。

在他跟隨基督前好像是洗者若翰的門徒,有人認為他與聖安德肋一起離開洗者跟從我們的救主;我們這位福音的作者在他寫的福音中僅慎地隱瞞自己的名字。當他在補魚網時與他的哥哥一起被召成為主的門徒,在同一天,耶穌召叫了伯多祿和安德肋之後這兩兄弟繼續他們的職業,但在看到奇跡般拉出許多魚後,他們拋棄了一切完全緊跟祂。基督還給了他們雷霆之子的綽號,表示他們在宣講天主的法律方面信德的能力和活力,不怕世俗的力量。這個綽號特別適用在若望身上,他的確在宣講最神秘的基督神性方面是雷霆之聲。據說他是宗徒中最年輕的,在他被基督召叫時,可能是二十五歲;因為在他神聖的主受難後活了七十年。他年輕時的虔誠、智慧、審慎,在美德的實踐和經驗方面比得上那些頭髮灰白有長期經歷的宗徒們;通過純潔和無可指責的生活,他在全世界受到尊敬。我們神聖的救主對他特別喜愛;由此當聖若望提到自己時,說自己是‘耶穌所愛的門徒’;他多次用這唯一的特性提到自己;他這樣做不是出於突顯自己的驕傲,而是出於對他敬愛的主子感謝和溫柔的愛。如果我們探究基督對他這特別的愛,那不是沒有理由的。聖奧斯定注意到,首先毫無懷疑的這位宗徒對祂具有的愛;第二,他的溫順平和的性格極其像基督自己;第三,他無暇純潔。因為奧斯定告訴我們‘他貞潔的奇異特權是他值得享有基督更特定的愛。’聖日羅尼莫堅稱所有他其它的特權和恩寵是對他貞潔的賞報,尤其是我們的主在祂臨終時把祂的童貞母親托付給童貞門徒來照看。聖盎博羅削,聖克里索斯托,聖艾比法紐,以及其它教父屢次作同樣的反映。基督高興地選擇了一位貞女作祂的母親,一位童貞作祂的前驅,一位童貞作祂特別喜愛的門徒;祂的教會只允許那些過完全純潔生活的人以司祭的身份為祂服務,他們在祂神聖的祭台上每天接觸並祭獻祂無瑕的聖體。在天堂裡童貞者隨著無玷羔羊行走。誰還能懷疑純潔是耶穌心愛的美德?耶穌對這宗徒的親密和預言的另一動機是他年輕時完美的清白和樸實,沒有欺詐。那個年齡段的美德對基督有特殊的吸引力,並且總是非凡的恩寵和祝福的源由。耶穌的這種愛從不消失。對此祂的受苦和死亡是最有力的證明。聖若望有識別基督在祂的聖愛中的幸福。這從他神聖的主人喜愛他超過其他宗徒的親密中看得出來。基督要他與伯多祿和長雅各伯私下參與祂顯聖容,以及山園祈禱的極大痛苦;祂對聖若望表現出特殊的仁慈和喜愛超過所有其他人。目擊這位宗徒在最後晚餐中躺在救主懷中,(在猶太人中常有用餐時躺在臥榻上的風俗,使一個人把頭靠在躺在他前面的人的懷中。)基督允許聖若望有這個榮譽。肯定沒有一張口能充分表達聖人在那個時刻從我們的主神聖胸膛得到的聖愛的美妙和熱情,那是真正純潔和神聖的愛的熔爐。聖若望在他的福音中多次重复這件事,表明它的重要性和感恩的回憶。我們在聖經裡發現聖若望和聖伯多祿之間的特殊友誼,那毫無疑問建立在對他們神聖主人的愛和熱情。聖日羅尼莫說,當伯多祿好像不敢向我們的主提出誰會出賣祂,他用手勢讓聖若望來問,後者與基督的親密程度使他更容易有這樣的特許,我們的主使他明白茹達斯是那個卑鄙的人,雖然,至少除了聖若望,沒有一個在場的人看來懂得祂的回答,那只是通過一個背叛者與祂同在盆子裡浸一點麵包的暗號給出的。聖克里索斯托說,當我們的主被逮捕、其他宗徒逃跑時,聖若望從不離開祂;許多人想象他是認識大司祭的那個門徒,使伯多祿被差役允許進入蓋法的庭院。

 

看來我們的聖人在基督全部受難中陪同祂;至少他出現在祂被釘十字架時,站在祂的十子架下,在武裝士兵和大群死敵中間承認祂。我們的主就在這裡宣稱對這個門徒的愛和忠誠的確信,通過臨終托付讓他照顧祂的聖母,給他愛、尊敬、安慰、供養的命令,以一個聽命和至愛的兒子的要求,對最好和最寬容的母親的身份孝順和關心。基督還有什麼能給他比這個命令更好的對他信任、尊重和喜愛的證據?因此聖若望帶她回家,從此照顧她成為他的主要任務。基督同時把若望給她作為他的母親,對她說,“女人,看妳的兒子。”我們的主不蔑視我們而稱我們為兄弟,就如聖保祿說的。祂同樣把我們托付給祂自己母親母愛的關愛:但在這些收養的子女中,聖若望是長子。只有對他給以這特殊的優待,被她猶如親生母親般對待以及他相互地對待她,親自恭敬地尊重、服侍、幫助她。這是他對神聖主人的服務和愛的堅定不移和熱情的報答。這位聖徒,雖然對他神聖主人之死充滿難以形容的悲哀,還是不肯離開十字架並看到祂的肋傍被長矛刺穿,關注整個奧跡,親眼看著血和水從聖傷中流出,他記錄了這一切。可以相信我們主的聖體從十字架上卸下時他在場,並幫助把祂送到祂最親愛的母親懷裡,然後放進墳墓,流了許多眼淚,以異乎尋常的忠誠和溫柔親吻了祂。

 

當瑪利亞瑪大肋納和其他熱心的婦女來說她們在墳墓裡找不到基督的身體時,伯多祿和若望立刻向那個地方跑去,年輕又更敏捷的若望跑得更快,第一個到達那裡。此事的幾天後,聖若望與其他門徒在弟伯利亞湖撒網捕魚;耶穌以另外的形式出現在岸邊。藉愛的本能指引的聖若望認出了祂,並通知伯多祿:他們都在岸上與祂一起用餐;飯後,基督沿岸走著問伯多祿關於他愛的誠摯,給他掌管教會,並預言他要致命。伯多祿看到聖若望走在後面,掛念他的朋友,問耶穌若望會怎麼樣;如果基督證實對他特殊的愛,祂會顯示某些特別的好感,基督制止他的好奇,如果祂要延長若望的生命直到祂來臨,告訴他那不關他的事。可是一些門徒誤解這個回答就推斷若望會活到基督來審判世界的時候;不過聖若望在他的福音裡小心告訴我們沒有這種意思。基督升天後,我們發現這兩位熱忱的宗徒前往聖殿奇跡地治好一個可憐的跛子。我們這兩位宗徒被監禁了,但被釋放命令他們不許再宣講基督,可是沒有恐嚇能畏縮他們的勇氣。他們被宗徒會議派遣去撒瑪利亞鞏固斐利伯執事勸化的昄依者。聖若望與其他宗徒又被猶太人逮捕,並被鞭打;但他們高興地從議院出來,認為因耶穌的名義受苦是值得的。聖保祿歸化三年後去到耶路撒冷,他只見到聖伯多祿和次雅各伯,聖若望大概不在那裡。但聖保祿歸化第十四年時去到那裡,對教會的棟梁,主要是伯多祿和若望談話,他們批准他在異教徒中的使命。大約在那時聖若望協助宗徒們於公元五十一年在耶路撒冷召開的會議。因為亞歷山大的聖克萊孟告訴我們所有的宗徒都參加了這個會議。聖雅各伯被選為耶路撒冷主教。

 

聖若望看來留在耶路撒冷很長時間,雖然有時候他去海外宣講。據說帕提亞是他宗徒工作的主要現場,聖若望在那裡培養了基督的信仰。公元六十二年,他來到日路撒冷與當時還活著的其他宗徒見面,他們在會議中選了聖西滿為當地教會的主教,代替致命的次雅各伯。看來在萬福聖母逝世後,聖若望訪問了小亞細亞,特別關心那些地區,並住在厄弗所、那個國家的首都。他肯定不是公元六十四年到那裡,那時聖保祿留下聖弟茂德為那個城市的主教。聖依勒內告訴我們,直到聖伯多祿和聖保祿死後,他才定居在那裡。聖弟茂德一直是厄弗所的主教直到公元九十七年致命。聖依勒內說聖若望在其他地區講道並照顧小亞細亞所有的教會,建立並管理它們。德突利安補充說他任命那個國家全部主教;這樣我們就明白他確認和關心聖伯多祿和聖保祿建立的教會,並在他創立的其它教會任命其他人。甚至有可能在他的一生中,任命了所有小亞細亞的主教:因為當宗徒們在世時,他們自己在聖神引導下為教會任命主教,並用他們的美德建立教會。

 

聖若望在他極高齡時,繼續經常訪問小亞細亞,有時候單身一人從事旅行承擔聖神給他制定的神聖使命。希臘的教父阿波洛尼烏斯寫作反對蒙他尼教派,逐步駁斥他們偽稱的預言,大約在公元192年,他使我們確信聖若望在厄弗所复活了一個已死的男人。聖若望對全世界是普遍溫順和寬容。但對他自己總是非常嚴厲;聖愛比法告訴我們,他只穿束腰外衣和亞麻織物,從不吃肉;他對苦行和禁欲是非凡的。

 

公元95年,第二次全面迫害時,聖若望被小亞西亞的總督逮捕並送往羅馬,在那裡他奇跡般地從死亡中脫險,他被丟進一口沸騰的油鍋中。因為這個經歷,教父們給了他致命聖人的頭銜,他們說這樣就實現基督對他的預言,他要喝祂的杯。暴君圖密善把聖若望放逐到普特莫斯島、在愛琴海群島的斯波拉得島之一。在這隱退中這位宗徒被賜予天上的神視,他把它們記錄在默示錄這權威的書中:那是在公元96年一個星期日顯示給他的。最初三章明顯是給小亞西亞七個相鄰的教會和管理他們的主教們的預言指示。最後三章慶祝基督凱旋、審判和獎賞祂的聖者。中間的幾章闡述了多方面。通過這些神視天主給聖若望教會未來狀態的前景。他被放逐持續不久,因為圖密善於公元96年九月被殺死,所有他的法令和公開行為被參議院的判決由於他極度殘酷宣布無效;他的繼任者,捏而瓦,取消所有的放逐者。所以聖若望在97年回到厄弗所,他發現聖弟莫西在上年的一月二十二日獲得致命之冠。

 

古代教父們告訴我們,駁斥伊便尼和克林妥否認基督神性的褻瀆罪,甚至否認在祂現世出生之前的先存性,那些都是聖若望福音的組成部分。另一個理由是提供某些其他三部福音省略的,以他的認可,閱讀和整實了那些內容。所以他主要強調基督的活動,從祂使命的開始到洗者若翰之死,中間省略了其他的,大量記錄了祂的論述,較少提到聖跡。他主要的目的是陳述基督的神性,他以永恆中的生和創造天地開始;他的兩個主題和對待的方式是如此崇高和神秘,狄奧多勒稱他的福音“人類的理解永不可能充分洞察和查明的神學。因此他被古人比喻為:鷹,直冲雲天,人類微弱的眼睛無法跟踪它;希臘人給予他神聖的頭銜。聖耶魯米說,“當他被兄弟們誠摯地敦促他寫福音時,他回答他會寫,如果通過安排一次共同的齋戒,他們一起對天主作祈禱”,結束祈禱後,充實著最清晰和最豐富從天而降的啟示,聖若望迸發出那個導言:“太初就有聖言”,聖克里索斯托和其他教父們提到福音作者為自己準備這神聖的任務通過隱退、祈禱、和默想。有的人認為他在帕特摩斯島寫他的福音;但更多的人的看法他在回到厄弗所後寫了它,大約在公元98年,他已92歲,我們的主升天64年以後。這位宗徒還寫了三篇書信。第一篇是給聖教會,或給所有教友,特別是他的昄依者,他們禮儀的純潔和神聖,他提醒他們反對狡猾誘惑者的暗諷,特別是西門尼安斯和科林蒂安斯。另兩篇不長,寫給個別的人:一位稱為品德高尚的女士,好像是厄肋逹(雖然有人認為是尊貴的稱號,而不是普通的名字);另外蓋烏斯,或卡尤斯,一個彬彬有禮的對所有貧苦基督徒的款待者;在特庇有一個叫這名字的人在宗徒大事錄裡提到,而不是聖保祿說到的科林斯的卡尤斯。聖若望福音的風格和觀點和這些書信的是同樣的;同樣的無法仿效的慈愛支配的精神貫徹所有這些作品。

 

我們這位宗徒心胸燃燒最大程度的愛火,他的表達令人欽佩地展現出對人類靈魂的熱情;為之他耗盡精力從不厭倦,在旅途中、宣講時、在有毅力地經受所有疲乏時,克服所有困難和挫折,不回避任何可能把人們從繆誤、崇拜邪神、或惡習的陷阱中救出來的危險。一個非凡的例子被亞歷山大的克萊孟和優西比烏記錄下來。當聖若望從帕特摩斯島回到厄弗所時,他訪問了小亞西亞的教會糾正弊端並供給他們相稱的教士。來到鄰近的城市,宣講後,他注意到一個具有高挑身材和討人喜歡模樣的年輕人,非常被他吸引,若望把他介紹給他在那個教區祝聖的主教,“當著基督的面,在會眾前,我誠摯地推薦這個年輕人給你照顧。”主教信任了他並答應盡責履行。宗徒重复了他的命令後回到厄弗所。這個年輕人被寄宿在主教的房屋裡,被教導,保持良好的紀律,終於受了洗。主教這樣做了以後,好像這個人已處在安全狀態,開始對他放松,較少關心他了。這被一幫無所事事、放蕩墮落的小人覺察,引誘這青年加入了他們的社團。由於和壞蛋交往,他不久就忘了基督宗教的誡律,越來越趨向邪惡,他終於扼殺了全部良心,使自己成為一幫強盜的的頭目,走向搶劫,變成整個團夥中最殘酷和放蕩的。一段時間後,聖若望又來到這個城市,在解決了其它事情後,他對主教說,“告訴我實情,耶穌基督和我交付給你教會的事。”主教感到驚奇,以為他指一些錢的信托。但聖人解釋他說的是那個年輕人,托付給他的兄弟的靈魂。主機嘆息並流淚說,“唉!他死了。”“他怎麼死的?”我們的聖人說。主教回答,“他已不信天主了,成了強盜,他不與我們一起在教堂,他佔領了一座山,和一幫與他一樣的壞蛋躭在一起。”聖善的宗徒聽到這事,撕裂自己的衣服,嘆了一口氣,流著淚說,“哦,我提供了個怎樣的監護人看守弟兄的靈魂。”不久他要了一匹馬和向導,騎著馬上那個強盜和團夥集結的山去了;被他們的哨兵擄去後,他不想逃跑,也不求生還,只是大聲呼喊,“讓我見你們的頭目,我是為此而來的。”他們領聖人到他跟前,最初他全副武裝接待他;但看到是聖若望,突然變得又羞又怕,開始帶著魯莽和困惑離開。這位宗徒,忘了他的虛弱和年老,全速追他,在他身後這樣叫:“孩子,你為何逃跑,要離開我、你的父親,沒有武器的老人?我的兒子,憐憫我。你還可以悔改;你的得救不是不可挽回的。我要向耶穌對你負責。我已樂意地準備好為你付出性命,就如耶穌基督為全人類付出性命。我會為你許諾我的靈魂。停下,相信我,我是基督打發來的。聽了這些話,年輕人站著不動了,眼睛看著地面;然後丟下武器,混身發抖,流下眼淚。宗徒走近時,這懺悔者滿臉流淚,抱住了他溫柔的父親,懇求寬恕;但他藏起他被許多罪惡玷污的右手。通過他的嘆息和痛苦的內疚,他努力盡他的可能贖罪,在他的眼淚中獲得第二次洗禮。宗徒以驚人的謙虛和喜愛跪倒在他面前,親吻他竭力在慌亂中隱藏的右手,給他神聖赦免的生動保證,並且為他熱切祈禱,把他帶回教會。為了他,宗徒在哪裡又逗留了幾天,與他一起、為了他祈禱守齋,以聖經最感人的章節安慰和鼓勵他。直到他與教會和解,宗徒才離開那個地方,就是說,通過寬恕使他恢复參與聖事。

 

滲透我們偉大聖人的寬容經常得到實踐,極親切地敦促他人。偉大的才幹貫穿他神聖的著作,特別是他的書信,他敦促它成為基督教偉大和獨特的法律,沒有它這神聖宗教所有的主張都是徒勞、無聊、無用和無關緊要的:這是他至死不變的實踐。聖日羅尼莫敘述當他在厄弗所年老體弱時,已沒有精力對民眾宣講或作長篇講話,他總是被門徒困難地帶到信眾的聚會中;每次對他的羊群說這些話,“我親愛的孩子,彼此相愛。”當他的聽眾對一直聽到同樣的話感到厭煩時,問他為何總是重复同樣的話,他回答,“因為那是上主的訓誡,如果你們遵守它,你們就做得很好了。”聖日羅尼莫說,這個回答使聖若望堪稱基督最喜愛的門徒,它應該被用金字雕刻,或更確切地寫在每個基督徒的心裡。跟據聖愛比法,聖若望平安地死於厄弗所,在圖拉真三年,就是公元一百年,或上主受難後66年,聖人那時大約94歲。古人中有些人偽稱聖若望從未死去,但被聖日羅尼莫和聖奧斯定很好地駁斥。聖若望被埋在一座沒有城鎮的山上。他墓上的泥土被熱心者帶走,以發聖跡而出名,就如聖奧斯定、聖厄弗冷和圖爾斯的聖格雷哥雷提到的。原來一座莊嚴的教堂建立在這墓上,現在那裡是土耳其的清真寺。在希臘教會九月二十六日被奉為聖若望的紀念日;在拉丁教會是十二月二十七日。

 

這位輝煌的聖人對他的天主和救主具有的以及從他師傅胸膛激起的偉大的愛,鼓舞他以最熱烈和慷慨的寬容對待他的近人。沒有至高無上的天主的愛,沒有人能使他高興。“ 沒有愛的人不認識天主,因為天主是愛。”“ 所以讓我們愛天主,因為祂先愛了我們。” 這是神修生活的第一條准則,是這位宗徒最體貼的醇醇教誨。第二條是我們的忠誠應回避所有的罪,遵守所有天主的誡命,是我們對天主的愛的證明,但對我們近人真誠的愛是它巨大的考驗。聖若望說,“因為一個不愛他看得見的兄弟的人,怎麼能愛他看不見的天主。”我們神聖的救主,以對人類無窮的慈愛,把這個責任放在人們身上,並且,作為一個無限仁慈的父親,懇求祂所有的孩子為了祂而彼此相愛。最真摯地愛他們,祂要他們在祂內成為一體,因此命令我們寬容彼此的缺點,原諒相互所有的罪過或傷害,盡可能在我們之間展現“與所有的人和平相處。”這是祂的律法非凡的天賦和精神,沒有它我們就沒有基督徒的氣質,或配得上祂孩子或門徒的名義。聖若望對世界的恨和蔑視相等於他對天主的愛,他對我們大聲說,“我的孩子們,不要愛世界,也不要愛世上的東西。如果任何人愛世界,在他內就沒有天父的慈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