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多瑪斯亞奎納 聖師

學生和所有大學主保 聖多瑪斯亞奎納 聖師St. Thomas Aquinas

瞻禮日:1月28日
聖教會最偉大的神學家中,首推聖多瑪斯亞奎那。聖多瑪斯出身意大利望族,生於一二五五年(一說一二二七年),兄弟四人,聖人排行最小,姐妹人數不詳。聖人幼時,有一次曾與姐姐同在室內,風雨交作,姐姐被雷電擊斃,但聖人卻安然無恙,所以后來的人們要求免除雷擊的意外,就多求聖人轉禱。

聖人五歲時,被送入喀卒諾山修院,接受啟蒙教育,該修院由本篤會會士主辦。年齡稍長,轉入那不勒斯大學修讀文學。那不勒斯有一座多明我會修院。聖多瑪斯常到這個修院聖堂念經祈禱,并和院內會士交往。他對多明我會的生活,非常嚮往,很想加入該會修道。此時聖人年僅十六歲,院長叮囑他再等待數年,再三考慮。三年后,聖人初衷不變,堅決要求棄俗修道。就在十九歲那年,加入了多明我會。

他的兄弟不願他加入多明我會,就在路上用武力把他劫走,軟禁堡壘中。多瑪斯在軟禁期中,研究神學家伯多祿龍伯的着作,還潛心研究聖經。他的兄弟威迫利誘,無法動搖他的意志,竟設法唆使妓女到多瑪斯室中,用美色誘惑他。多瑪斯大怒,赤手從爐中取出燃燒的炭,將娼妓驅逐。自此,上主賜他終身不再受肉情誘惑的特恩,酬報他守身如玉的英豪精神。兩年后,家人見多瑪斯志不可屈,就釋放他重返修院。

聖多瑪斯重入修院后,在聖大亞伯爾門下修讀神學,同學們都德行杰出,博學多才。多瑪斯秉性沉默寡言,又生得身體魁梧,同學於是賜以「啞牛」綽號。一位熱心的同學見他外表笨拙,就自願替他補習。多瑪斯天性謙虛,欣然接受,每遇疑難字句,這位同學無法解釋,多瑪斯反倒替他講解,頭頭是道。不久,全班同學對多瑪斯漸加注意,私下將多瑪斯的筆記交給老師聖阿爾伯。聖亞爾伯讀后異常欽佩,相信多瑪斯不是平凡之人。第二天,就叫多瑪斯來面試。考完后,對眾學生說:「你們稱多瑪斯為『啞牛』,將來這位『啞牛』的叫聲,將震動普世。」但多瑪斯的聖德,比他的才學更為卓越。他日夜祈禱,與上主密契神締。

多瑪斯才學淵博,名震全歐,受聘為巴黎大學講師,聲譽廣揚,一時無反。就在這一段時期,他寫了有名的《答外教人》一書。這時多瑪斯已成為國際神哲學界的權威,曾奉召往意大利向教廷着名學者講學。大約在一二六六年,他着手編寫士林哲學中最偉大的不朽名着《神學大全》。

一二六九年,多瑪斯重返巴黎。此時巴黎大學各學者對聖體聖事中存留的是面餅的「依體」,還是面餅的「外形」這一問題,爭說不休。大家一致決定公請聖人解答。聖人熱心祈禱后,奮筆寫成「論聖體聖事」的論文一篇。在公開發表前,他先將文稿放在祭台上,供列於聖體前。吾主耶穌為了表示他對聖人的論着的讚賞,就顯現給多瑪斯,對他說:「你對於我聖體聖事的那篇文章,寫得很好。」聖人頓時神魂超拔,身懸空中。在旁的會士莫不嘖嘖稱奇,聖人晚年時,編寫《神學大全》第三部分,論述耶穌苦難及復活的奧跡。一天晚上,他跪在苦像前祈禱,突然有聲音自苦像中發出,對他說:「多瑪斯,你關於我所寫的文章,寫得好極了。你要什麼酬報?」多瑪斯答道:「主,我只望能享有袮。」

一二七三年聖尼各老瞻禮,多瑪斯獻祭時,獲主默示,從這時起,就擱筆停寫他的《神學大全》了。

一二七四年,教宗召開里昂大公會議,計划勸導東方分裂教會重返聖教懷抱。會前他特別囑咐多瑪斯撰文攻斥希臘教派的謬論,并准備在大會上宣讀這篇文章。多瑪斯這時已患重病,但仍然抱病啟程前往,出席會議。中途體力不支,到西斯篤修院暫時休息。院內修士對聖人慕名已久,但以前無緣親聆教言,現在因請聖人為他們講《雅歌》意義,聖人講稿未竟,就不幸謝世了。

聖人自知病入膏肓,領臨終聖事后,開口祝告上主說:「我一生致力學朮研究工作。除了愛袮以外,別無其他目標。我這一生講學着作,都是本於耶穌基督的信道,羅馬教會的信道。我將我的一切着作文稿呈現給教會,聽憑她審斷處理。」二日后,聖人離世升天,時在一二七四年三月七日清晨,享壽五十歲左右。同日,聖人的老師聖大亞爾伯當時在德國高郎,但他對同院修士放聲大哭道:「多瑪斯弟兄,我在基督內的愛子,教會之子,今天去世了,上主將這死訊啟示給我了。」

多瑪斯於一三二三年榮列聖品。教宗聖庇護五世封聖人為教會聖師。一八八O年,教宗良十三世,封聖人為學校主保。聖人着作等身,卷帙浩繁,包羅萬象,大部分是關於神哲學的論着。他對希臘學泰斗亞里斯多德的思想有精深研究,詳予引證,推陳出新,來闡釋聖教哲學。他的哲學論着,常用几何學的求證方法,來分析神學問題;先將應證明的問題及各項疑難提出,然后根據聖經文字,聖教傳統教理,神哲學各項規律,用「已知」的真理,解釋及證明「未知」和「有待證明」的真理,最后將各項疑點逐一解答。所以他的論着,立論精確,前后呼應,讀后頓覺豁然開朗,疑團盡釋。

聖人還撰有詮解聖經各重要部分及詮解各主要經文(天主經,聖母經,信經)的文章。但最負盛譽,最有價值之着作為《神學大全》。脫利騰大公會議把多瑪斯的《神學大全》與聖經和教宗詔書并列會議席上,其受教會重視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聖人不僅是神哲學權威,對文學亦富有修養。教宗吳爾班四世欽定耶穌聖體瞻禮時,特囑托聖人撰寫該瞻禮彌撒經文。那文情并茂的繼抒詠,充盈了聖體奧跡的全部內涵,深刻而簡明,實乃千古絕唱。現在聖體遊行和聖體降福中,一般信友,都能背誦如流的兩篇主要的唱詞《O Salutalis Hostia》和《Pange lingua》(《Tantum ergo》是后者的末兩首。)就出自聖人手筆。

聖多瑪斯的才學,固然出類拔萃,超人一等。但他的聖德,更為后人所景仰。他常說自己的知識是得自苦像前祈禱的遠比得自個人研究的多。他將寫作與祈禱結合一體。他經常聲淚俱下,哀求上主,賜他領悟聖教各端奧理。多瑪斯的謙德更是我們的模范,他常自謙才學不如他人,總是虛心求教,不恥下問。與別人討論問題時,也總是心平氣和,從未發怒,也從不用言語諷刺對方。

(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