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禮

割禮

2015年10月26日修訂和更新。
天主教會對割禮的教導是什么?

從教宗尤金四世簽署的佛羅倫薩會議(公元1439年,巴塞爾會議(公元1431年)和費拉拉會議(公元1438年)的延續第11次會議的文件《Cantate Domino》(公元1442年)中,我們得知以下內容。

[天主教會]”堅信、宣稱并教導,舊約或梅瑟律法的法律規定,分為儀式、祭獻和禮儀,因為它們的制定是為了表示未來的東西,盡管它們足以滿足那個時代的神聖崇拜,一旦被它們表示的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來了,這些規定就結束了,新約的聖事就開始了。在受難之后,誰把希望寄托在法律規定上,并把它們作為救贖的必要條件而順從它們,好像沒有它們,對基督的信仰就不能救贖一樣,誰就犯了彌天大罪。它并不否認,從基督受難到福音的頒布,只要不認為它們是救贖的必要條件,它們就可以被保留。但它斷言,在福音頒布后,如果不遵守這些規定,就會失去永遠的救贖。因此,它譴責所有在那之后遵守割禮、[猶太]安息日和其他法律規定的人是基督信仰的陌生人,不能分享永恆的救贖,除非他們在某個時候從這些錯誤中退縮。因此,它嚴格命令所有以基督徒之名榮耀的人,在受洗之前或之后都不要實行割禮,因為無論他們是否將希望寄托在割禮上,都不可能遵守割禮而不失去永恆的救贖。”

一些天主教徒和天主教網站的網管為了支持他們對上述宣言的歪曲,說天主教會已經譴責了割禮。事實上,天主教會的上述公告是為譴責那些繼續實行梅瑟律法的人而寫的。注意公告的以下部分。

1. 確定了被譴責的內容:”舊約或梅瑟律法的法律規定,分為儀式、祭獻和禮儀,因為它們的制定是為了表示未來的東西…”

2. 確定了它何時結束。”結束了,新約的聖禮開始了……”

3. 確定了猶太教的傳統。”因此,它譴責所有在那之后遵守割禮、[猶太]安息日和其他法律規定的人是基督信仰的陌生人…” (不僅僅是割禮,還有與之并列的其他做法)。

4. 譴責將猶太教傳統與基督教信仰聯系起來。”因此,它嚴格命令所有以基督徒之名榮耀的人,在受洗之前或之后都不要實行割禮,因為無論他們是否將希望寄托在割禮上,都不可能遵守割禮而不失去永恆的救贖。”

綜上所述,沒有人因行割禮而得救。沒有一個基督徒能通過實行梅瑟律法而得救。這一真理得到了《聖經》中的經文的支持,《聖經》中說:”因為在基督耶穌內,割損或不割損都算不得什么,唯有以愛德行事的信德,才算什么。” [迦5:6]”有人是受割損后蒙召的嗎?他就不該掩蓋割損的記號;有人是未受割損蒙召的嗎?他就不該受割損。受割損算不得什么,不受割損也算不得什么,只該遵守天主的誡命。” [格前7:18-9]

宗徒大事錄第15章告訴我們,當某些人從猶太地下來時,他們教導弟兄們說:’若是你們不按梅瑟的慣例行割損,不能得救。[宗徒大事錄15:1]在這個問題上,教會宣稱:”因此,按我的意見,不要再加給由外邦歸依天主的人煩難(關於割禮的必要性)……” [宗徒大事錄15:19]

一些天主教學者,如退休神父和專欄作家若望迪岑神父,認為《天主教教理》第2297段(尊重身體的完整性)使選擇性和新生兒割禮的做法不道德。[2]

“誘拐綁架和擄人作人質是一種制造恐怖的手段,并因其威脅給受害 者帶來無法忍受的折磨。在道德上,是不合法的。恐怖主義不分青 紅皂白地恐嚇威脅、制造傷亡,是嚴重地違反正義和愛德。釆取對身體和對精神施暴,為迫使招供、為懲罰罪犯、為使異己分子懼怕、 為發泄仇恨等所施的酷刑,都是蔑視人性和人性尊嚴。除了屬於嚴 格治療范團的醫療指示以外,對無辜者直接故意進行切除肢體,損毀肢體,或絕育手朮,都違反道德律。” [《天主教教理》第2297條] 。

然而,若望保祿-斯洛薩和丹尼爾-奧布萊恩認為,新生兒包皮環切朮的治療效果尚無定論,但最近發現包皮環切朮可能會預防疾病,這使得這種做法不屬於第2297段的范疇。 [1]他們還認為,”尊重身體完整性 “段落中有關殘割和截肢的表述是在綁架、劫持人質或酷刑的背景下做出的,如果將包皮環切朮定義為截肢,那么任何組織或卵泡的切除,無論其對功能完整性的影響如何,都可以被視為違反了道德法則。[1]

天主教醫療服務倫理與宗教指令(全國天主教主教會議)第29號和第33號指令所定義的醫療程序的傷害與利益的比例[3],也被解釋為支持[1]和拒絕[4]割禮的做法。這些論點代表了個別作者的良知,而不是教會的官方立場。

[1] Slosar, J.P.; D. O’Brien (2003). “新生兒男性包皮環切朮的倫理。天主教的觀點”。美國生物倫理學雜志》3(2):62-64。

[2] John J. Dietzen神父。割禮的道德性。The Tablet, Brooklyn, N.Y., 30 October 2004, p. 33.

[3] “天主教醫療服務的倫理和宗教指令,第四版”。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2001. 2008-04-11檢索。”第29號指令 所有接受天主教保健服務的人都有權利和義務保護和保持他們身體和功能的完整性。當沒有其他道德上允許的手段時,可以犧牲人的功能完整性來維持人的健康或生命。第33條指令 在決定任何治療性干預或技朮的使用時,必須考慮到整個人的福祉。可能造成傷害或不良副作用的治療程序,只有在對病人有相稱的好處的情況下才有理由”。

[4] “尊重身體的完整性:天主教醫院中割禮的天主教觀點”。美國生物倫理學雜志》3(2)。

目前,天主教會對非宗教性的割禮行為保持中立立場,從未專門處理過嬰兒割禮的問題。它對聖經中的男性割禮一直保持中立,既不要求,也不禁止。眾所周知,猶太人、穆斯林和一些非洲部落出於宗教原因實行割禮。一些醫生出於健康和清潔的考慮,建議進行割禮。但事實是,天主教會并不禁止割禮,只要它不是作為成為天主教徒或被拯救的條件。

那么,為什么會有割禮呢?
– 有些人是出於宗教原因(救贖的需要),這種做法受到天主教會和《聖經》的譴責。

– 有些人這樣做是因為它是一種文化習俗。

– 有些人這么做是因為這是他們傳統的一部分,兒子受割禮就像他們的父親受割禮一樣,或者像母親的兄弟受割禮一樣。

– 有些人是出於醫療原因,醫生建議這樣做。在任何情況下,男孩都不應該由灌木叢中的”庸醫”進行割禮,他們會用刀子或刀片來完成這個儀式。

– 有些人是為了個人衛生而進行的。割過包皮的陰莖在生活中几乎不需要照顧。一個自然的、完整的陰莖在洗澡時需要適當的清洗。后來,當包皮可以縮回時(這種情況往往要到青春期才會發生),應該教男孩拉回包皮來清洗他的陰莖。強行縮回包皮會導致疼痛和受傷,因此不應該這樣做。

– 有些人把它作為預防癌症和其他疾病的措施來實行。

– 包皮環切朮可能會使尿路感染(UTI)的發生率略有下降。事實上,未受割禮的男性與受割禮的男性嬰兒在出生后的第一年內發生UTI的可能性要大10倍。

– 許多家長認為包皮環切朮是衛生的選擇,受過包皮環切朮的男性發生肉體炎(陰莖開口處的細菌性炎症和刺激)等問題的情況較少。但是,盡管保持包皮過長的陰莖清潔比較容易;在可伸縮的包皮下正確清洗的男性通常在衛生方面沒有問題。

– 醫學研究表明,包皮環切朮對某些類型的癌症有一定的保護作用。例如,如果人類乳頭瘤病毒被困在緊繃的包皮下,包皮環切朮可以減少某些形式的陰莖癌。被剪掉包皮也可以減少其女性性伴侶患宮頸癌的風險。

– 有些人做包皮環切朮是出於外觀上的考慮。

– 有些人這樣做是因為耶穌接受了包皮環切朮。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個足夠好的理由。事實是,耶穌被他的父母進行了割禮,以遵守猶太教的法律,該法律認為男性在出生八天后應在Brit Milah儀式上進行割禮,并在儀式上為他們取名。

– 有些人這樣做是因為天主命令亞伯拉罕實施這一做法。

“這就是你們應遵守的,在我與你們以及你的后裔之間所立的約:你們中所有的男子都應受割損。你們都應割去肉體上的包皮,作為我與你們之間的盟約的標記。
你們中世世代代所有的男子,在生后八日都應受割損;連家中生的,或是用錢買來而不屬你種族的外方人,都應受割損。凡在你家中生的,和你用錢買來的奴仆,都該受割損。這樣,我的約刻在你們肉體上作為永久的約。凡未割去包皮,未受割損的男子,應由民間鏟除;因他違犯了我的約。” [創17:10-14]

他們的結論是,天主命令這樣做一定有其潛在的醫學原因。他們認為這個建議等同於《聖經》中提到的吃某些食物和香料,這些食物和香料在現代被證明對個人的健康是有益的。

那么,你是否應該讓你的兒子接受割禮?只要你不是因為相信兒子的得救需要而給他行割禮,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做。

有一些人會向你講述有關割禮的恐怖故事,以影響你不要實施割禮。這種人包括醫生和有性困擾的神職人員。如果你不確定自己應該怎么做,這些人不是你應該咨詢的人。最后,應該指出的是,作為終止包皮環切朮的一種手段,一些人指稱包皮環切朮沒有任何醫學益處。最近的研究已經證明,包皮環切朮對健康有預防作用。因此,選擇權在你手中!

2012年8月27日更新自http://www.ctvnews.ca。

標題

美國兒科醫生說,包皮環切朮的好處多於風險

美國兒科學會在其最強烈的聲明中表示,對新生男孩進行包皮環切手朮的健康益處大於風險。

在周一發布的指南中,這個有影響力的醫生團體表示,最新的科學證據顯示,包皮環切朮可以降低嬰兒尿路感染的風險,并減少性傳播疾病的風險,包括艾滋病毒、梅毒和人類乳頭瘤病毒,后者會導致女性宮頸癌以及一些口腔癌。該小組說,同樣,該程序也可以減少陰莖癌的風險。

發表在《小兒科學》雜志上的這份新聲明堅定地支持這一手朮,稱包皮環切朮的健康益處”為選擇這一手朮的家庭提供了理由”。

它的結論是,雖然包皮環切朮有一些出血和感染的風險,但這些并發症是罕見的。此外,該小組總結說,該手朮似乎不會對陰莖的性功能、陰莖的敏感性或日后的性滿意度產生不利影響。

2013年3月4日,《渥太華公民報》報道:”加拿大的兒科醫生即將更新他們對男嬰是否應該接受割禮的建議,17年來首次修改和軟化了他們的立場。他們的審查是在加拿大的新研究表明,如果他們有一個兒子,一半的准父母會考慮進行割禮——而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是父親的割禮。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包皮手朮率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父親是否接受包皮手朮的影響。總的來說,一半的人—— 56%的人——說如果他們有一個兒子,他們會考慮追求割禮。在預期嬰兒的父親受過割禮的情況下,82%的人贊成進行割禮,而在父親沒有受過割禮的情況下,只有15%的人贊成。”

該報繼續說:”但在一個特別工作組審查了過去15年發表的1000多項研究后,美國醫生團體現在說,包皮環切朮可以防止尿路感染、陰莖癌和一些性傳播疾病的傳播,包括艾滋病毒”。如果這種說法是真的,如果父母真的關心他們兒子的福祉,他們會不會把包皮環切朮作為一種與健康有關的預防措施來實行?

底線是,如果父母不實行割禮,那么他們就有責任確保他們的兒子實行適當的衛生。這意味着要教他們拉回包皮(如果可能的話),并定期清潔他們的陰莖。不幸的是,大多數父母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們認為隨着孩子年齡的增長,這樣做太難堪了。

正如一位醫生所說:”陰莖周圍有異味的最常見原因與不衛生和皮膚感染有關。未受割禮的(男孩和)男人需要將包皮全部拉回,每天用肥皂水清洗陰莖頭一到兩次。如果不這樣做,那么分泌物和一種叫做 “臭斑”的物質就會積聚起來,導致惡臭”。

上述陳述是事實。選擇權在你,要不要給你的兒子做包皮手朮。無論你做出什么決定,你都必須接受它。

最后一句話,和所有的手朮一樣,總是有感染或馬虎的風險。出於這個原因,請確保你把你的兒子委托給一位在清潔設施中進行包皮手朮的干淨記錄的醫生。你不能把你的兒子托付給一個有宿醉史的醫生,他可能會把手朮搞砸。
(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