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省察:慷慨的父親

 

深思省察:慷慨的父親

福音作者的邀請

福音作者比讀者知道得更多;他是評論者。他把自己得到的耶穌的言行加以編輯;他整理資料,改變措辭,加添敘述評論,等等。福音作者是耶穌圣訓和生活第一個演繹者。路加要你按照整個一章了解揮霍的兒子的故事。他請你進入故事看到你自己在那里接受挑戰并因此改變自己。

公讀路加福音1433——1532

領讀:同樣,你們中不論是誰,如不捨棄他的一切所有,不能做我的門徒。鹽原是好的,但如果連鹽也失

了味道,要用什么來調和它呢?既不利于土壤,又不適於糞料,唯有把它丟在外面。有耳聽的,聽

吧!”眾稅吏及罪人們都來接近耶穌,為聽祂講道。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竊竊私議說:

眾人:“這個人交接罪人,又同他們吃飯。”

領讀:耶穌遂對他們設了這個比喻說:你們中間那個人有一百只羊,遺失了其中的一只,而不把這九十九

只丟在荒野,去尋覓那遺失的一只,直到找著呢?待找著了,就喜歡的把牠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來

到家中,請他的友好及鄰人來,給他們說:

眾人:“你們與我同樂吧!因為我那只遺失了的羊,又找到了。”

領讀:我告訴你們:同樣,對於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歡樂,甚於對那九十九個無須悔改的義人。

或者那個婦女,有十個‘達瑪’,若遺失了一個‘達瑪’,而不點上燈,打掃房屋,細心尋找,直

到找著呢?待找著了,她就請女友及鄰人來說:

眾人:“你們與我同樂吧!因為我失去的那個‘達瑪’又找到了。”

領讀:我告訴你們:對於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主的使者前,也是這樣歡樂。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

那小的向父親說:

眾人:“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給我吧!”

領讀:父親遂把產業給他們分開了。過了不多幾天,小兒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來,就往遠方去了。他

在那里荒淫度日,耗費他的資財。當他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他便開始

窮困起來。他去投靠一個當地的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莊田上去放豬。他恨不能拿豬吃的豆莢

來果腹,可是沒有人給他。他反躬自問:

眾人:“我父親有多少傭工,都口糧豐盛,我在這里反要餓死!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里去,并且要給他說:

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吧!”

領讀:他便起身到他父親那里去了。他離得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

撲到他的脖子上,熱情地親吻他。兒子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

的兒子了!父親卻吩咐子己的仆人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

他腳上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

得了;他們就歡宴起來。那時,他的長子正在田地里,當他回來快到家的時候,聽見有奏樂及歌舞

的歡聲,遂叫一個仆人過來,問他這是什么事。仆人向他說:

眾人:“你的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見他無恙歸來,便為他宰了那只肥牛犢。”

領讀:長子就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遂出來勸解他。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

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只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但你這個兒子同娼妓們耗盡了你

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了那只肥牛犢。父親給他說:

眾人:“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為你這個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應當

歡宴喜樂!”

個人省察問題:你受到什么教訓?有什么幫助?遇到什么挑戰?

——————————————————————————————————————————

抱怨

路加福音(151-3眾稅吏及罪人們都來接近耶穌,為聽祂講道。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竊竊私議說:“這個人交接罪人,又同他們吃飯。”耶穌遂對他們設了這個比喻……

成為門徒開始誠摯傾聽耶穌的教誨,做門徒是把耶穌放在第一位。第十五章以簡單的陳述開始,“ 眾稅吏及罪人們都來接近耶穌,為聽祂講道。”法利塞人及經師們只以挑剔封閉的心對待耶穌;他們不是真正在聆聽。

個人省察問題:你生活中有什么東西阻止你全心聆聽?你說的比聽的多嗎?你在努力了解對方所說的以前

就準備回答嗎?

——————————————————————————————————————————

分享吃的是分享生活

法利塞人及經師們不是壞人,他們敬奉天主并研讀經文,但他們非難與耶穌一起吃飯的人。在古代近東,與人一起吃飯不是普通的行為;它是友誼的許諾。沒有更古老或更簡單的行為,比一起吃飯、喝咖啡、或分享故事來建立友誼的圈子。耶穌生活中通過邀請,吃飯,與未顧及“宗教”的人們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東方,時至今日,與人共餐是和平、信任、親如兄弟和原諒的保證:分享飲食即分享生活。猶太教團體一起用餐特別意味著天主眼中的團體。每個聚餐者吃一塊碎麺包就在分享屋主對整個麺包的祝福。”——沃爾特卡斯帕樞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人省察問題:當你感到忽視時,你苛刻地想到要他人保護你的自尊,或自責妒嫉他人的好運?兩者都是

極端;都招致批判。你總在期待邀請,或邀請別人?你用什么方式?

——————————————————————————————————————————

個人省察問題:上一次你想與他人連絡,邀請他或她出去是什么時候?耶穌真正給了你什么?

——————————————————————————————————————————

但我正努力成圣!”

法利塞人想保持盟約;他們想成圣。他們不要嚴酷;他們以嚴酷的心結束那個過分的時代。我們都要合得來,為此我們也經常使自己順應他人的意見和判斷。我們尋求志趣相投者。我們經常是對合得來而并不是對真相充滿激情。為了與其他團體合得來,排除一些人是如此容易。

個人省察問題:我更注意他人對我的看法嗎?我尋求合得來嗎?

——————————————————————————————————————————

耶穌重新定義神圣。希伯來字神圣來自切割或分開。神圣是天主的全然不同性。祂高于并超越我們所知的任何事物,并且,在這意義上,祂是完全唯一或超越的。祂的民眾要像祂,那就是,“突出”。但是在耶穌身上天主已接近分不開人性和神性。祂是追尋我們的那一位。祂尋找迷失者,撫摸麻瘋病者,治愈百夫長的兒子,使死者復生,赦免妓女,召喚稅吏,安息日治病,等等。所有這些做法中,耶穌不是體現分離,而是團結。對耶穌來說,神圣是憐憫,就如祂說:你們應當慈悲,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路636 耶穌描繪了一幅非常不同和吸引人的天主的畫像,以及天主要我們做什么。

個人省察問題:你如何在生活中闡述神圣?

——————————————————————————————————————————

這信息是為誰的?

請讀者來聽聽,不僅在耶穌的時代意味著什么,而且路加要他的公眾聽什么。當路加寫第十五章福音時,他的頭腦里比經師與法利塞人有更多東西,他考慮到在他的公眾中有像經師與法利塞人那樣的人。每個時代,基督徒按照把耶穌與經師與法利塞人分開的同樣的宗教斷層來區分。

個人省察問題:什么是耶穌與經師和法利塞人斗爭的獨特態度和方式?

——————————————————————————————————————————

遺失的羊

(路 1535)耶穌遂對他們設立這個比喻說:你們中間那個人有一百只羊,遺失了其中的一只,而不把這九十九只丟在荒野,去尋覓那遺失的一只,直到找著呢?待找著了,就喜歡的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個人省察問題:如果你是個孤獨的牧人,你會為了一只羊冒險離開一群羊嗎?如何解釋這冒險?

——————————————————————————————————————————

瑪竇和路加講了同樣的比喻。但路加有三個有趣的不同之處。不像瑪竇的羊“迷失”,路加的羊是“遺失”。與瑪竇的羊迷失在“山上”不同,路加的羊遺失在“荒野”。路加增強了羊所面臨的危險。第三處不同令人感動。路加描述牧人把羊放在肩上。這個形象成為基督最早的畫像,一個年輕的牧人駝著遺失的羊。

個人省察問題:你相信基督會把你放在祂肩上嗎?

——————————————————————————————————————————

耶穌把經師和法利塞人與被人看不起的牧人相比較會使他們不高興。罪人是犯法的人,此外那些由于職業而使他們總是在宗教上不潔凈,如牧人。然而天主把祂自己描繪為厄則克耳的牧人。

(厄則克耳3411-16因為吾主上主這樣說:看,我要親自去尋找我的羊,我要親自照顧我的羊。猶如牧人在羊群失散的那日怎樣尋找他的羊,我也怎樣尋找我的羊;我要把那些曾在陰云和黑暗之日四散在各地的羊,從那些地方救回來。我要從各民族中將他們領出,從各國將他們聚集起來,領他們回到自己的地域;我要在以色列的群山上,溪水畔,以及本國的一切牧場上牧放他們。我要在茂盛的草原上牧放他們,在以色列的高山上有他們的羊棧,在哪里他們要臥在舒適的羊棧里,在以色列的群山上,在肥美的牧場上吃草。我要親自牧放我的羊,親自使他們臥下——吾主上主的斷語——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扎;病弱的,我要療養;肥胖和強壯的,我要看守;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

 

丟失的錢

(路158-10)“或者那個婦女,有十個‘達瑪’,若遺失了一個‘達瑪’,而不點上燈,打掃房間,細心尋找,直到找著呢?待找著了,她就請女友及鄰人來說:你們與我同樂吧!因為我失去的那個‘達瑪’又找到了。我告訴你們:對於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主的使者前,也是這樣歡樂。”

耶穌關注婦女;祂與婦女的對話具有多種文化。路加強調耶穌訓誨的這一方面,用男的牧人和找錢的婦女來平衡。祂要祂整個社會在祂的比喻里看到他們自己。

路加讓耶穌敦促經師和法利塞人,不但要他們認同牧人,還要認同婦女。在耶穌的年代,婦女的二等地位被保留在虔誠男人日常背誦的經文里。十八祝福里有這令人沮喪的感謝誦句: “宇宙之主,感謝袮,袮沒有讓我生為女人。”

大多數人可能認為牧人和婦女的極大喜悅過份了,然而這就是在找到丟失者時天主的喜悅。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人們對正確或正當與否比分享耶穌愛的方式更有興趣。對天主來說只有一點是要緊的——愛現實的人!泛泛地愛是容易的;愛有名有姓的人、有具體優點和缺點的人,就難一點了。

個人省察問題:天主如此深厚地愛你。你感謝天主對你的愛了嗎?

——————————————————————————————————————————

迷失的兒子:“給我應得的一份……”

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那小的向父親說:‘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給我吧!’父親遂把產業給他們分開了。(古代猶太人的財產由父親的兒子分得,長子得雙份。)

小兒子的話即使在二千年後還是刺耳的。在家長統治的社會里,家庭是一切。它是你的身份,你教育的來源,你生病時的醫療保健,你遇上麻煩時的安全,能年老時的退休。要求遺產是對家長的當頭一棒。那是把他父親當作已經死了。財產這個字在希臘文里是bios它最初的意義是生命。小兒子把他父親的生活弄得一團糟!

村里的人預計會把這個兒子驅逐出家庭和社區,要不讓他死。這個兒子實際上已攻擊了他的父親、社會秩序、以及天主的誡命。

個人省察問題:你與誰有關聯?小兒子,家庭和村莊?你有什么類似的行為或反應的故事?

——————————————————————————————————————————

即使小兒子的話令人厭惡,父親接受這侮辱也是丟臉的。父親不得不賣掉他的部分土地,這樣轉讓他家庭部分傳下來的產業;那會是極端不光彩的事。這父親會成為當地的話題,一個可憐的、受人譴責的人。

個人省察問題:這個父親為何做這樣的事?

——————————————————————————————————————————

去喂豬”

過了不多幾天,小兒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來,就往遠方去了。他在那里荒淫度日,耗費他的資財。當他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他便開始窮困起來。他去投靠一個當地的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莊田上去放豬。他恨不能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可是沒有人給他。

事實上這個兒子希望他的父親去世;他犯了天主的誡命,揮霍了他的財產。他落魄潦倒。他最大的恥辱是由於作為猶太人去喂豬而撤底墮落。

個人省察問題:你曾完全失敗嗎?你徹底完蛋過嗎?你知道有人這樣嗎?為什么有人在能看到他們的困境

以前還無法不陷入此深淵?為什么我們迴避痛苦的真相?

——————————————————————————————————————————

他反躬自問……”

他反躬自問:我父親有多少傭工,都口糧豐盛,我在這里反要餓死!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里去,并且要給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吧!

這個兒子的動機看來自說自話。他好像看不到對父親因為他而受到的痛苦和傷害;他好像只看到自己的痛苦。這還是剛開始!

然而,他的計劃顯示更多的事情要發生。他向他的父親說了計劃好的話,“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吧!”

他父親的財產應包刮奴隸和與當地村莊有生意往來的雇工。這樣的工人有自由,并賺取工資。事實上,這個兒子要求被當作工人,使他能掙口飯吃。在古代,當侮辱很大時,都要求賠償。如果這兒子成為手藝人,他能在多年後作出賠償。這兒子的計劃畢竟還不完全是自說自話。

個人省察問題:在任何時候,我們都知道自己失敗了。我們要求被原諒,但我們并不總是還清我們所造成

的損失。我們要擺脫困境的“便宜赦免。”你只是要被原諒,還是要彌補錯誤,作出改正?

對你來講有什么區別?

——————————————————————————————————————————

個人省察問題:你有什么應該求得寬恕和作出補償嗎?具體計劃是什么?

——————————————————————————————————————————

父親們別跑!

他便起身到他父親那里去了。他離得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撲到他的脖子上,熱情地親吻他。兒子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了!父親卻吩咐子己的仆人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他腳上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了;他們就歡宴起來。

這位父親不忌羞辱!古代的家長不會跑過去;那會降低他家長統治的尊嚴。故事應重新命名為慷慨的父親。他是慷慨的,在于沒有約束他的兒子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他是慷慨的,在于給了兒子錢;現在他是慷慨的,在于跑向他的兒子,擁抱、親吻兒子。他甚至沒讓他兒子全部說完,他是慷慨的,在于給兒子穿上最好的袍子并戴上戒指,在于宰肥牛犢,還開一個全村的露天宴會。他是慷慨的,在于寬恕和愛。在古代,那是丟臉的。

這個兒子應該吻父親,而不是父親吻兒子。然而父親撲上去吻他,擁抱他,歡迎他回家。父親以擁抱的行動恢復了兒子與家庭及社會的關系。

最好的袍子不是一件掛在衣櫥里的衣服;那是父親最好的袍子。

那個戒指不是裝飾品;它在地區內是權力的象征。父親恢復了父子關系,還給他在家中的地位。父親死後,他能得到留下遺產的三分之一!

吃肉是稀罕的事。宰殺肥牛犢是極榮耀的標記,只為最歡樂的慶祝而準備。如此的盛會是整個社區的全村宴會。父親慶祝兒子的新生。只有愛才能解釋如此的慷慨。兒子是他父親的歡樂!

個人省察問題:天主已把你的名字寫在祂手中的棕櫚葉上,基督為了你還懸在十字架上,即使你是唯一要

創造的人。你看到自己是天主慷慨的愛的對象嗎?還是你在天主的吻、擁抱和為你慶祝中

間設置障礙?

故事的焦點:兩個迷失的兒子

那時,他的長子正在田地里,當他回來快到家的時候,聽見有奏樂及歌舞的歡聲,遂叫一個仆人過來,問他這是什么事。仆人向他說:‘你的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見他無恙歸來,便為他宰了那只肥牛犢。’長子就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遂出來勸解他。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只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但你這個兒子同娼妓們耗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了那只肥牛犢。’

大多數人認為這個比喻是關於小兒子;它提出一個令人寬慰和有信心的信息,父親會十分高興地歡迎我們回來。但是故事的焦點不是小兒子。

耶穌講了三個比喻作為對法利塞人和經師發牢騷的回應。“眾稅吏及罪人們都來接近耶穌,為聽祂講道。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竊竊私議說,‘這個人交接罪人,又同他們吃飯。’耶穌遂對他們設了這個比喻…”(路15:1-3

竊竊私議’ 不是偶然的;在出埃及記里用同樣的字來描述那些人的抱怨。它不僅僅是對艱難的情況抱怨;它是反對天主和梅瑟的抱怨。有些習慣從不消亡;抱怨是其中之一。它表明非常缺少信賴和信心,并反復使人們處在與天主的危機中。

耶穌回應法利塞人及經師們對祂與稅吏及罪人一起吃飯的竊竊私議。耶穌要當尋找迷失者的牧人使他們忿怒。宗教論理是危險的。它太容易變成自以為是,使我們世界的弟兄們留在塵土和死亡中。

兩個兒子都迷失了,但方式不同。弟弟由于貪婪宣稱不愛他的父親,但哥哥也并不愛。他僅僅看重自己的好處,不看重他父親的幸福或他那迷失的弟弟的生命。小兒子違反法律并傷了父親的心;大兒子守法,但也傷了父親的心。兩個都是迷失的兒子!

小兒子以要求遺產貶低父親,但大兒子拒絕參加宴會也一樣。他迫使父親出來見他,以難以置信的無禮對待父親。他不使用對父親應有的尊敬語言;而命他父親‘’,并指責父親明顯不公平。

你看,這些年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只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

小兒子回來對大兒子來說是壞消息。他弟弟公開羞辱的行為和他父親的默許,使生活糟透了,但歡迎弟弟回來更是受不了,因為他將失去自己預期的遺產的三分之一給這個狼蕩子。金錢通常在人間引出最壞的事,特別是關于遺產問題。

個人省察問題:你有任何關于遺產問題人們愿意承受損害的故事嗎?

——————————————————————————————————————————

你這個兒子

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只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但你這個兒子同娼妓們耗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了那只肥牛犢!

如果這弟弟永不回家,或死了更好,事情就會多么簡單!他弟弟的回來引發長子極端的仇恨。

當忿怒支配一切,判斷成為良心的習慣,我再也無法正視一切。我為自己搜尋借口并妖化他人。我尋找越多越好的理由把他人當作目標,而不是一個被尋找和愛的。我在我心的周圍筑了一道墻。

這個年輕人不再是我的弟弟;他現在是“你的兒子”。這個哥哥越走越遠,并劇烈抱怨,反對他的弟弟。這個陷于“失去生命的”弟弟現在被描述為一個同娼妓們耗盡財產”的人。(好像他能知道他的弟弟在外面所做的事。)就如小兒子曾經對待父親好像父親死了的那樣,現在大兒子對待他的弟弟就像他是死了的。但是免得他可怕的愿望擾亂他的良心,這哥哥為他的立場辯護。他責備父親對他不公平,就像他責備弟弟。

個人省察問題:你曾想過自己是長子嗎?你感到如此受到傷害或忽視,在你的傷痛和忿怒中,你不斷增長

的自我辯解使你尋找借口責怪他人嗎?

——————————————————————————————————————————

哥哥實在跟要求遺產的弟弟沒有什么兩樣。兩個人都要占有自己的遺產并控制自己的命運。當弟弟遺棄他的父親,對待他像死了似的,哥哥以當好人、努力工作來對待。兩個人都是為了自己,只是方式不同而已。哥哥的動機從他的話可看出: 看,這些年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只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哥哥把自己看作一個奴隸。他不樂于接受父親的愛,而像一個不滿的奴隸,他的行為出于強制,容易變成怨恨和忿怒。大兒子有基于恐懼的道德。

諷刺地說,罪惡多多卻被寬恕的小兒子倒有可能愛得多,因為他被父親愛和寬恕而十分感恩。難道這不是耶穌教導的嗎?

(路744-50)祂遂轉身向著那婦人,對西滿說:“你看見這個婦人嗎?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

給我水洗腳,她卻用眼淚滴濕了我的腳,并用頭髪擦干。你沒有給我行口親禮,但她自從我進來,

就不斷地口親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她卻用香油抹了我的腳。故此,我告訴你:她的那

許多罪得了赦免,因為她愛得多;但那少得赦免的,是愛得少。”耶穌遂對婦人說:“你的罪得

了赦免。”同席的人心中想道:“這人是誰?祂竟然赦免最過!”耶穌對婦人說:“妳的信德救

了妳,平安回去吧!”

這里是一些其他的具有“哥哥”道德的人物他們缺少好奇的見識,沒能以被天主愛和寬恕為樂。如果他們遭受不幸,他們就認為自己一定做錯了什么而受罰。他們的祈禱是有關說服或告訴天主,多于感謝和以天主為樂。他們要利用自己的優越性,把忿怒發泄到他人身上。他們以自我為中心,想像人家欠了他們什么。既然他們一切都為自己著想,留給他人的愛就多不了。

個人省察問題:你如何能在生活中把天主和祂的愛放在第一位?

——————————————————————————————————————————

我的孩子,…”

父親給他說:“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為你這個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應當歡宴喜樂!”

父親展示給小兒子的親切和藹也同樣給了長子。長子的無禮和冷酷容易導致忿怒,但他還是以愛回答。他請長子接受他的愛,并愛“你的弟弟”。父親從未忽視他的兒子。他視兒子為人,而他們視他為物。

耶穌的比喻遣責違反天主心意的經師和法利塞人;他們對迷失的兄弟姐妹毫不關心。宗教的道德確實能致命,因為它使長子的心死了;他看不到弟弟的價值,看不到父親對兩人的愛。

有兩種罪。小兒子的罪是看得到的,也容易在他們的談話中確定。小兒子觸犯法律而犯罪;大兒子遵守法律而犯罪。大兒子的自我正義在他與父親之間,在他與弟弟之間,筑起一道墻。他的罪是未做該做的事而引起的罪責。

自我為中心的正義是一切為了自己。因為沒有愛,只有擔心。當它得不到它所要的東西時,這種擔心容易變成忿怒或沮喪。兩個兒子要他們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父親的幸福。然而父親繼續請他們兩個進入他無法想象的最高的愛!

故事突然結束。在路加福音中,耶穌留給經師和法利塞人一個問題。路加留下同樣的問題給他的公眾:你會歡迎罪人嗎?你會像天主那樣愛嗎?

迷失的尋找者

在路加福音中耶穌給我們提出三個有關迷失的比喻。前面兩個,牧羊人和婦人努力尋找;但第三個比喻里沒有尋找者。那應該是長子所關心的,但代替他說的話,是經師和法利塞人回應加音的話。“上主對加音說:‘你弟弟在亞伯爾在那里?’他答說‘我不知道,難道我是看守我弟弟的人?’”(創49

兩個兒子都要自己所要的。一個以不服從來得到;另一個用他的宗教服從。兩人都不要父親的愛;也不要用父親的愛去愛。路加描述耶穌以要父親所要——尋找迷失的和毀壞了的。在路加福音第十五章里耶穌是尋找迷失者;祂與罪人和稅吏一起吃飯。

在耶穌身上,天主使自己成為我們最親近的親屬。祂尋找迷失者,僅僅因為祂愛他們。是愛使祂走向死在十字架上的極端。

耶穌在若望福音里說明祂死亡的原因,不是作為懲罰的付出,而是愿我們潔凈的愛。唯恐人們忘記祂死的意義,耶穌洗了祂徒弟的腳。祂洗茹達斯和伯多祿的腳。祂要求聽從祂和要跟隨祂的人:“你們稱我‘師父’、‘主子’,說得正對:我原來是。若我為主子,為師父的,給你們洗腳,你們也該彼此洗腳。我給你們立了榜樣,叫你們也照我給你們所做的去做。”(若 1313-15 路加福音保留有關耶穌的事跡是最樸實的;他要基督徒大眾和領導人像耶穌那樣是好的牧人。

(若1512-17 )“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人若為自己的朋友

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你們如果實行我所命令你們的,你們就是我的朋友。我不

再稱你們為仆人,因為仆人不知道他主人所做的事。我稱你們為朋友,因為凡由我父聽來的一切,

我都顯示給你們了。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并派你們去結果實,去結常存的果

實;如此,你們因我的名義無論向父求什么,祂必睗給你們。這就是我命令你們的;你們應該彼

此相愛。”

個人省察問題:你接受友誼的服務嗎?你能像耶穌那樣有父親的愛嗎?你如何能實事求是地接受你教區的

友誼服務?不要成為找不到的尋找者!要踏實。

——————————————————————————————————————————

成為至高者的子女

路加自己在第五章提供我們良心的撿查,并集中在“至高者的子女”意味著什么。這個標題首先用在天使給瑪利亞的口信,確認耶穌是“至高者的兒子”。

(路130-32)天使對她說:“瑪利亞,不要害怕,因為妳在天主前獲得了寵幸。看,妳將懷孕

生子,并要給祂起名叫耶穌。祂將是偉大的,并被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上主天主要把祂祖先達味

的御座睗給祂。”

第二次用在關系到施洗者若翰,作為“為至高者的先知”以及祂兒子的先驅,宣告天主憐憫和寬恕的好消息。你可以說匝加利亞的頌歌給他兒子和基督徒作為耶穌的先驅所提供的工作說明。

(路176-79至于你,小孩,你要稱為至高者的先知,因為你要走在上主前面,為祂預備道

路,為使祂的百姓認識救恩,以獲得他們罪惡的寬宥:這是出于我們天主的慈懷,使旭日由高天

向我們照耀,為光照那坐在黑暗和死影中的人,并引我們的腳步,走向和平的道路。”

第三次用于有關要成為“至高者的兒子”的基督徒,因為他們聽從并實行了耶穌的圣訓。他們像天主,祂“對待忘恩的和惡人是仁慈的。你們應當慈悲,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路635)”

(路 6:27-38 )“但是,我給你們這些聽眾說:‘應愛你們的仇人,善待惱恨你們的人;應祝福詛

咒你們的人,為毀謗你們的人祈禱。有人打你們的面頰,也把另一面轉給他;有人拿去你的外衣,

也不要阻擋他拿去你的內衣。凡求你的,就給他;有人拿去你的東西,別再索回。你們愿意人怎

樣待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若你們愛那愛你們的,為你們還算什么功德?因為連罪人也愛那愛他

們的人。你們善待那善待你們的,為你們還算什么功德?因為連罪人也這樣作。你們若借給那些

有希望償還的,為你們還算什么功德?就是罪人也借給罪人,為能如數收回。但是,你們當愛你

們的仇人,善待他們;借出,不要再有所希望:如此,你們的賞報必定豐厚,且要成為至高者的

子女,因為祂對待忘恩的和惡人,是仁慈的。你們應當慈悲,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你們不要

判斷,你們也就不受判斷;不要定罪,也就不被定罪;你們要赦免,也就蒙赦免。你們給,也就

給你們;并且還要用好的,連按帶搖,以致外溢的升斗,倒在你們的懷里,因為你們用什么升斗

量,也用什么升斗量給你們。”

基督徒和基督徒社會的任務是接受天主的憐憫把祂的憐憫帶給他人。天主永遠看顧我們;即使我們迷失了,祂還是尋找我們,愛我們。在天主那里,永遠有最難以置信的慷慨歡迎。天主要給我們穿上最好的袍子,分享祂神性的袍子。喪失天主憐憫必然的方法是拒絕對他人憐憫。

一、有時,我們犯罪;我們選擇自私,不選無私。我們要我們所要的因為我們要它。我們對待他人無所謂,

好像他們毫無價值。

二、在其他時候,我們沒做我們能做到的好事;我們因忽略而犯罪。我們想要做好事,但抵制了能像天主

對其他人那樣慷慨的美好愿望。

三、還有些時候,我們是受到傷害的人。因為有人不公正地對待我們,我們想得到平等。我們拒絕給人寬

恕并堅持我們的怨恨。

這三種情況,我們從根本上背叛了最好的自己。因為我們不愿因為沒有做得最好感到不舒服和犯罪,我們開始曲解我們看到的情形,為了使自己感覺良好。因此我們開始進行活動,為自己尋找盡可能多的借口,收集越多越好的理由,指責他人。我們使自己陷入困境。我們開始對待人們越來越像是對待物,我們的心慢慢地變得極端和批判。我們對自己說,“那不是我的過錯!是他們的!”我們知道自己能改善情況,但是“他們必須先道歉!”這樣世界陷于互相指責而卡住,一切由于我們既沒有勇氣又沒有愛來舍棄報復與和解。如果天主用這種方式對待我們,我們會死路一條。感謝天主,天主不像我們!祂向我們伸出援手。祂越過人神合一,成為與我們同在,并給我們新生命的一位。祂在每臺彌撒中超越同樣的合一,成為我們的食品和飲料。祂來到我們中間。祂的寬容和愛能解救我們,但是接受天主的寬恕和愛還不夠;我們必須成為天主對他人的寬恕和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