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看的現代教堂

難看的現代教堂

   新的天主教堂的建造離開了傳統的天主教堂的形式。有些新教堂甚至里里外外都不像教堂。它們有很多不足之處。

   2011年,詹弗蘭科拉瓦西樞機,宗座文化委員會主席,在對羅馬拉薩比愛那大學建筑學院致辭中再提到新教堂的建造。再近一點,2013年六月,安東尼保魯奇先生,梵蒂岡博物館主管,也表達了他對難看的新教堂的不滿。

   保魯奇先生說,“現代的天主教堂象博物館,造得比恭敬天主更像要贏得設計獎的目的。”他進一步說它們是“現代主義的畸形不適合尊崇天主。”稱它們像博物館“不使人想起是祈禱或默想的空間”。

   詹弗蘭科拉瓦西樞機稱那些超現代教堂“不好客”,甚至把它們比作“我們會發現自己迷失在會議廳的地方,會分心像在運動場上,如同聚在網球場上,屈居於自命不凡和低俗的房子里。我們得到看上去像混凝土倉庫、宇宙飛船、擱淺的鯨魚、以及更糟的教堂建筑。”

   他繼續,“我遠不是個神聖建筑的專家,但我的確知道一件事:一座天主教堂應該看起來可被認識到天主教。那正是今天許多超現代天主教堂的問題。它們看起來不像天主教。當我進到一座教堂的主體時,它像個舞台或音樂會大廳。”詹弗蘭科拉瓦西樞機繼續說,“祭台在平台上周圍繞着長凳。”
沒有十字架苦像,沒有花玻璃窗,沒有聖像,沒有跪凳,沒有聖體龕。有一個進堂用的有苦像的十字架,但進堂后被擱在一邊猶如掃帚。”

   上面所述的是以泛基督主義建造新教教堂的新趨向。教堂像音樂廳,所以他們能有多種用途,星期天作為禮拜的地方,一周的其他日子是開會之處。在那里你能找到各個教派的佈道者,他們在當地主教的同意下,在天主教的設施里傳播異端邪說。這種新的教堂是開會的場合,不打算作為敬拜的地方。它們與在學校的健身房里望彌撒沒有兩樣。為了取悅新教,沒有具有苦像的十字架。取代的,如果有的話,是復活的基督。聖體龕消失了,被放到某個后面的房間,很少人能找到耶穌在教堂里真正的臨在。聖像不再存在,因為會冒犯我們分離了的兄弟姐妹。

   與由天主聖神引導的真正的普世教會主義精神相反,不是由人們、主教、神父,而是外行的人聚在一起,創造出一種使基督新教滿意的新搆筑物——稱之為新搆筑物,因為它們不像教堂,也不像天主教堂。它們缺少神聖氣氛,那種在傳統的天主教堂里能找到的基督臨在作為恭敬的中心。

   天主教堂沒有脫離傳統的建造教堂的風格,里里外外都像天主教堂。當你看到難看的現代教堂時,你是在看缺乏靈性者的作品。(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