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長道短

說長道短

   一位女士在與朋友一個她几乎不認識的男人說長道短——我知道你們中沒有一個曾這樣做過。她做了一個夢:一只巨大的手出現在她上面並指向她。她立刻被壓倒性的愧疚感卡住。第二天她去辦告解。她找到老本堂,奧羅克神父,告訴他整個事情。

   “說長道短是罪嗎?”她問老神父,“那是全能天主的手指著我嗎?神父,我應該求你寬恕嗎?告訴我,我做錯了什么嗎?”

    “是的,” 奧羅克神父回答她。“是的,妳無知,教養不良。妳要承擔陷害妳近人的假見證。

妳對他的名譽不負責任,妳應該由衷地感到羞愧。”

    因此這位女士說她很遺憾,並請求寬恕。

   “不要急,”奧羅克神父說。“我讓妳回家,拿一個枕頭到妳家的屋頂上,用刀割開它,再回到我這里來。”

   所以這位女士回到家,從床上拿了個枕頭,從抽屜里拿了把刀,由防火通道上了她家屋頂,刺穿了枕頭。然后如所吩咐的回到老神父那里。

    “妳用刀割了枕頭嗎?”他說。

    “是的,神父。”

    “結果怎么樣?”

    “羽毛。”她回答。

    “羽毛?”他重復。

    “到處 都是羽毛,神父。”

    “現在我讓妳回去收集每一根在風中飄出去的羽毛。”

   “哦,”她說,“那辦不到。我不知道它們飄到那里去了。風把它們吹得到處都是。

    “這就是說長道短。”奧羅克神父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