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祈禱中的分心

對付祈禱中的分心

   我的話語飛起,我的思想依然在較低處。話語沒有思想永遠到不了天堂。(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三場)

當克勞迪烏斯王試圖懺悔謀殺他的兄弟時,他如此說。他想跪下祈禱,但感覺不到任何意義上從天主慰和憐憫。克勞迪烏斯明白因為他沒有承認犯罪或改變他生活的意圖,他的話是空洞的、毫無意義的。所以,他罪惡的重量讓他受縛在地上,沒有希望接觸到天堂。

我們通常不會由於某件事情分心像謀殺那么極端,但克勞迪烏斯的事例仍然可以在其它情況下適用於我們。我們都生活如何焦慮——好的和有罪的——可能會妨礙我們的祈禱。因為它發生在克勞迪烏斯身上,這些分心讓我們的思想被束縛在地,使我們祈禱枯燥、灰心、無法享受天堂的友誼,那是耶穌要我們與祂一起享受的。

當我們要與天主在一起時,這些分心能妨礙我們,有時候一不注意就分心了。首先,它們進入我們祈禱時間在周邊離題,即使我們几乎不開心門。然后,不久,像個不速之客,它們奪去我們的理智,導致我們離開上主。

但好消息是我們不是無可藥救地受縛於這些入侵者。天主要我們知道,贏得反對我們想要祈禱時來到的分心的鬥爭是可能的。

以設置你的位置開始祈禱。沒有更大的歡樂比在上主面前。我們了解祂的愛。我們感覺到祂令人震撼的力量與祂的和平。我們發現自己在說,“耶穌,我如此愛袮:我會為袮做任何事情。”

聖阿維拉的德肋撒,她被稱為祈禱聖師,教導說如果我們要體驗天主臨在的歡樂,必定要每次開始祈禱的時候設定在基督內的位置。德肋撒相信我們在一開始做的事,不僅對我們祈禱的時候,還對對我們整天的其余時間有很大的影響。因此,她說當務之急是我們安頓下來,放下我們的責任和任務,想像自己在一個安靜的地方與耶穌單獨相處。

那些在體育心理學的實踐中,認識到運動員如何能用他們的頭腦改進他們的表現,通過先想起即將到來任務的圖畫。例如,投籃前,籃球運動員被教導想像他的手送出球,然后‘看’它以弧線經過空中進入籃圈——都在他頭腦中的,在拍照剎那。只有看到這成功的影像后,投手才準備好投球。多年以來,職業研究表明這種專心和想像的運用明顯地能幫助運動員和整個隊伍改進他們的比賽。

樣,當我們開始祈禱時,我們能用想像來‘看’我們信仰的主要真理,在基督內‘設置我們的立場’。聖保祿寫道,“如果你口里承認耶穌為主,心里相信天主使祂從死者中復活了,你便可獲得救恩”(羅109)。尼西信經,我們在彌撒中念的,是這些話的現代版。當我們用這雙重步驟——全心相信耶穌是上主以及承認我們對祂復活的信念——我們實際上在基督內設置了我們的立場。

尼西信經並非唯一的方法。你可能要創造自己的祈禱或方法,你所要做的是肯定以某種方式表明耶穌是天主子,爲修復我們與天父的關系而死,為帶拯救我們而復活,將再來領我們進入天堂。

兄弟姐妹們,‘實踐耶穌的存在’真是可能的。這不只是心理策略。設置我們的位置是我們能開始祈禱的簡單方法,通過把我們的注意力集中耶穌身上,讓聖神使我們舉心向上,因此我們能體驗天主臨並接受要給我們的任何恩典。在精神轉變中,當我們在祈禱開始進入天主臨在時,我們發現祂的臨在實際上把我們從正常的分心轉移,趨向通往神修生活之路。

首先尋找天主的國。”這些來自瑪竇福音的話強調對天主理想的性格,以及祂想在我們生活中擁有的位置。盡管它們描述的是理想,也有一個我們能照字面意思去理解的方法。我們每天醒來首先要做的事是求助於耶穌並祈禱。我們生活在快節奏的世界,它似乎有自己的意志。如果我們不小心,當我們一醒來它的驅動能進入我們的頭腦,並主宰我們這一天剩下來的其余時間。

有些人夠有把握地說,“我會每天下午一點二點祈禱”,從不錯過。然而, 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講,經由生活的需求,我們會分神或一旦一天開始簡直沒有約束來適應祈禱。

就像我們祈禱的開始定下其余祈禱時間的基調,我們一天的開始趨向定下當天剩下時間的基調。那些坐在上主面前者首要之事,是傾向看到祈禱的聖寵比那些沒有看到的更大程度影響那天余下的時間。

如果你想每天與耶穌行,你幫自己一個大忙,你祈禱時第一件要做的事之前——即使意味著早醒來几分鐘。如果你這樣做了,你會驚奇地發現你的分心趨向於多么懶惰。看上去它們喜歡睡過頭!

別讓生活的‘昆蟲’干擾你。打高而夫的人不得不與討厭的昆蟲斗爭——蒼蠅、蚊子、蜜蜂、火蟻。蒼蠅和蚊子能揮手趕走,但蜜蜂和螞蟻需要不的方法。它們又叮又咬。所以當打高而夫者只驅趕蒼蠅和蚊子,他必須更關心蜜蜂和螞蟻。

我們祈禱中的分心大多——像疲勞、飢餓、日常生活中的問題和先后次序——能揮手趕走討厭的蒼蠅。那是個簡單的使我們集中和再集中與耶穌在一起的過程。起初,可能感到好像我們沒有做什么,只是趕走分心,但那會隨著時間而變化。我們要記住祈禱時我們不是孤單的。天主聖神就與我們在一起,幫我們(羅826)。當我們習慣於驅散這些微小的干擾時,祂會帶我們更靠近耶穌。最終,生活中小小的刺激會簡單地消失。

相比之下,像嚴重的家庭疾病、財政危機、或婚姻困境的重大干擾就很難化解。在這些情況下,最好能把你的關注直接進入祈禱。求耶穌帶給你祂的和平、祂的康復、祂的智慧。為一位受傷的摯愛者祈求。向聖經尋求指導。耶穌知道這些重大的干擾是真的,祂要幫我們處理。而時,讓我們的負擔支配我們的祈禱是錯誤的。我們最好確信對耶穌敞開心門,讓祂在我們需要時幫助我們。然后,不是將我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我們的問題上,我們自己會體驗聖詠作者描述的承諾:“眾生的眼睛都仰望袮,袮準時賞給他們糧食。袮伸出了袮的雙手,滿足了眾生的需求”(詠14515-16)。

聖人們在為我們祈求。如果你努力排除分心后,還是發現分心支配你的頭腦,還有最后一個辦法。當真福聖三的伊麗莎白(1880-1906)越來越接近死亡時,她開始感到在天堂里有一項特別的使命,為我們那些還在世上的人祈禱,以便我們得到遠離分心并進入天主臨在的聖寵。不是只有伊麗莎白這樣做。天上每個聖人與她在一起,他們立即為我們祈禱。是不是令人欣慰地知道那么多的聖人關心我們——到達為我們的幸福提供不斷祈禱的程度?

(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