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地的教堂

  天主教是公教,到處一樣恭敬天主,換一個地方望彌撒,完全適應。想說的是些不同的感覺。

只以我去的三藩市Church 街的圣保祿堂和本那比的十字圣架堂來說。兩座堂一高大一矮小,一老一新,一富麗一平凡。外表上相差很大。但功能一樣。來堂參與彌撒的教友,大的反比小的少,平時保祿堂開放

chapel,來的教友只有十字架堂的三分之一左右,主日及大瞻禮日當然也是此少彼多。堂大人少,顯得空蕩蕩的。堂小人多,更覺得興旺。參加者,此地白髪居多,彼處黑髪勝白髪。神父也是這里的老,那里的本堂一位40左右,一位更年輕。唱經者,這里是組織好的老中年人,那里是年輕人,而且是愿意者均可去唱。這里的彌撒平時無人輔祭,主日有時也是,那里天天有輔祭者。這里舉揚圣體圣血已無聲無息,那里還保持清脆的鈴聲。這里供教友用的彌撒經,主日用的很厚重(唱的經訂在一起),手拿著不方便;那里唱的經與念的分開,主日經像pocket book 大小,方便得很。平時用的彌撒經,這里是全年薄薄一本,書信與福音只有章節的數字,沒有內容;那里每月小小一冊,基本上與神父用的一樣。教友的donation也是彼處多于此處。當然還有其他的。

有這些不同,自然使我有不同的感覺,不過天主是唯一的,彌撒是完全一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