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天主教徒小小的安慰

作為天主教徒小小的安慰

   馬德里的第一天推開了巨大、沉重的天主教堂的大門,心中充滿了敬畏。龐大的規模,精心制作的裝飾品,多少世紀的凝重簡直令我停下了腳步。

被這虔誠的明顯表達,我感到自己的卑微。是誰,只能是最虔誠的人會花几個月甚至几年來雕刻在木頭和大理石上的復雜設計?這座堂的大小、古銅色并鑲有寶石的雕像,說明了西班牙的價值所在。這種教堂並不罕見——許多與它差不多,如果不是更好。很明顯,這是虔誠的表達,遠比我已經習慣了的教堂要大。

然后彌撒開始了。我悄悄地躭在后面,吃不准我是否受歡迎或如何參與。但不久我注意到問答的韻律和看上去熟悉的姿態。事實上,要不是語言,我能想象自己在意大利鄉參與彌撒。由於慶的普遍性,我感到寬慰。我在家鄉的信仰即使穿越大海,突然感到自豪能與作為天主教徒的人相是一件令人震懾的事。

(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