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有人與教會不一致還留在天主教?

何有人與教會不一致還留在天主教?

欣賞教會的形象像一個巨大的帳篷或陽傘,在她下面每個人能合適。有時候我們好像離開自己的連接,但積極的天主教徒堅持留下,因為這是我們歸屬的地方;這是家。教會是我們能變得和藹的張力,我們能生存的奮斗。

不知怎么地天主教會能把所有的一切平衡:梵蒂岡藝朮畫廊的珍寶和傳教士的貧窮;有神賜能力者的充溢和聚在一起祈禱的肅靜;鼓聲、吉他聲、長號聲——格利高里聖歌。任何其它教會有無數分裂的團體:我們容納一切。就如詹姆士喬伊斯寫的,天主教會意味着‘大家都來吧’。喬斯霍布戴修女說,她的父親加入天主教,因為天主教比任何其它的更聚合眾人。(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