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和妹(續)

姐與妹(續)

匆匆結束後,覺得意猶未盡,只得續一些。

姐的皮膚非常好,又白又嫩,外婆最喜歡摸她的手,還像嬰兒般手背上有凹下去的點,“肉鼓鼓”的,看上去就舒服。妹的臉上一笑就有酒窩,並且她經常笑,所以一對酒窩常掛在臉上。我沒事就看看她們,吃飯時妹坐得離我近的時候多,她又吃得慢,看著她也高興。因為她能做各種鬼臉,扮許多表情,裝模作樣,以引人發笑為樂,這就是所謂開心果。

姐大,但吃得並不比妹多。妹吃得慢,但可以吃得多。父母對她們吃得方面很大方,因為我們女兒小的時候,我們沒有條件這樣。舉一例,日菜中的生魚片,大家已吃飽後,又點了一盤,十二片,很厚,妹一連又吃了四片,我忍不住給她叫停。原因不是饞,是魚片嫩,容易吃,如果是要好好嚼的東西,就不會要第二次。記得要她吃竹笙時,她捏著鼻子嚥下去的。但姐喜歡吃竹笙。姐妹倆都不饞,一個櫃子四個抽屜都是各種食物小吃,姐妹都不常去開,還要女兒叫她們吃。大概餐桌上吃得夠好夠多的了。

姐已像個閨秀,學問大,所以有時候文質彬彬,當然也有和妹一起瘋的時候。妹活動能量大,她曾躲在暗處嚇過我們老頭老太,而且多少給嚇到一點,我很高興,因為妹把我們當作玩伴了。

兩人都會用錢買東西,過去我們給她們壓歲錢都是女兒轉交的。今年可以親手給她們,只是早了一個多月。一人一個紅包,姐笑著進自己房間去了。妹沒什麼反應,只對我女兒說馬,你能保持我嗎? 碰也沒碰那個紅包。這就是姐和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