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者若翰

 

洗者若翰

呼喊之聲 ——杰克漢森

如果你在教會躭過無論多久,你肯定多少知道一些洗者若翰。當我還是孩子時在教會裡被洗者若翰的故事吸引,他如何生活在荒野,穿奇怪的衣服,吃蝗蟲! 但除了他的怪癖以外,我們通常不會化很多時間反思這標志性的形象,以及他的榜樣對我們意味著什麼。洗者若翰在某種意義上是世界歷史中獨一無二、卓著的人物;但另一方面對信仰耶穌基督的人來說,他是最有教育意義的。正像洗者若翰是呼叫的聲音,所以我們也要高聲叫喊準備主的來臨。

古經中獨特的先知

直到我能辨別,在舊約中我們沒有有關特殊的、個別的預言。聖經上說,即使是含糊地,若翰在瑪拉基亞書中被預言。上主稱這來到的“我的使者”(拉31),以及“厄利亞先知”(323)。對洗者若翰比這些頭銜更重要的是他有意義的角色。他要在主耶穌基督“前面預備道路”(31),“將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子,使兒子的心轉向父親,免得主來臨時以毀滅律打擊這地”(324)。那就是,洗者若翰會為主耶穌基督的到來使人們有準備,並帶領人們悔過。 我們也在依撒意亞書中看到這獨特的先知角色——早於瑪拉基亞三百年的預言。依撒意亞描述一個呼喊的“聲音”,“在曠野中預備上主的道路”(403)。新經闡明這是提到洗者若翰——一個在曠野裡預備上主的道路的人(瑪33;谷13;路34;若123)。

洗者若翰很明顯是個被古經先知們描述的獨特人物,一個為上主預備道路的人。

獨特的歷史布局

就像指向洗者若翰的預言章節,同樣,洗者若翰的歷史環境對他來說是獨特的。他一生的細節比這個梗概能容納的更詳實。洗者若翰的母親,依麗莎白,與耶穌的母親,瑪利亞,是親戚(參閱路136,這關系在希臘文中不是很清楚)。若翰和耶穌可能是表兄弟。

當瑪利亞懷着耶穌時,她去看望懷有洗者若翰的依麗莎白。在瑪利亞說話時,若翰高興地在母胎中跳躍。耶穌和若翰不僅有家庭的親戚關系,他們二人中還有非常特殊的聯結——這聯結有關預知的早期相遇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直到作為成年人若翰的使命處於頂峰期間,他們二人都已三十歲的時候我們才發現。

為宣講悔罪的福音,若翰離開文明社會過貧苦的生活。他穿駱駝毛編織的衣服,吃蝗蟲和野蜜——他那個時代有一點嬉皮。人們從城裡湧來聽這古怪和顯然引人入勝的人宣講,並且許多人來讓他付洗。當詢問者問他是誰和他如何符合古經的預言,他把問題叉開,轉向來臨的默西亞。

這位真正的默西亞,耶穌,來到曠野接受洗者若翰的洗禮,若翰預言地呼叫——顯然由天主聖神——“看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吃蝗蟲的先知接著無奈地給祂付洗。若翰肯定是唯一的,因為他看起來知道耶穌來做什麼,他是世界歷史上唯一給耶穌付洗的人。

角色顛倒

給耶穌付洗後,若翰淡出他的角色,因為耶穌是福音舞台的中心——就如若翰所希望的那樣。但瑪爾谷和路加福音講到洗者若翰的方式對他類似耶穌基督信徒的方式可能是有啟發的。

瑪爾谷和路加描述的事件能被歸因於按時間前後排列記載的事件順序,但聖經通常比簡單地敘述時間序列更故意如此。的確,時間序列本身看起來極好地編排來傳達一個觀點。

在瑪爾谷福音第六章、路加福音第九章,洗者若翰授首的故事夾在門徒們被主耶穌基督打發到周圍村莊傳教的故事中。那就是,兩人都敘述門徒被打發,接在若翰死亡的故事後面,而以門徒回到耶穌身邊結束。

那麼有什麼意義?可能福音中啟發洗者若翰的使命在他死後會由耶穌基督的門徒繼續下去。所以洗者若翰不僅是獨特的人物指向耶穌,他還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在天主的國中繼續完成使命的品德典型。

但如果這斷言是正確的,洗者若翰的使命傳遞給我們信者,那麼我們必須問這個問題:洗者若翰的使命是什麼?今天我們如何完成這使命?

準備上主的路

我們看一下依撒意亞書403-4 ,那是新約把它歸於洗者若翰的使命。在這預言裡,我們發現他的使命是在荒野裡清除道路,使沙漠的路平穩。這些字表明該使命會讓即將來到的主的道路暢通。此外,這些字更具體地指向一位國王的信使,或甚至是大使,宣告國王的來臨。這就是為何洗者若翰把對自己的注意轉向即將來到的那一位。他知道有一位比他更大。作為耶穌基督的信徒,我們也是“基督的大使”(格後520),宣講我們國王的偉大和祂王國的來臨。我們要使通向每個城市、鄉村、居所和心靈的道路通暢,以便主耶穌,萬王之王,能來到並在世上每個角落建立起祂的王國。我們要好好向洗者若翰學習,因為他的使命轉移到耶穌基督的門徒身上,一位比我們重要得多的耶穌。

呼籲公義

若翰不僅為主的來臨準備道路,他也為主的來臨準備民眾。若翰通過為赦罪的悔改而受洗的使命喚醒民眾的心。他的啟示對偽善和虛假的宗教是無情的和相當大膽的。他接受忠誠聽命一樣的宗教。就如耶穌的使命,它被那些自認為虔誠的人(法利塞人和撒杜色人)拒絕,但被那些知道自已須要悔改的人接受。

因為向民眾收錢而聲名狼藉的稅吏和士兵問若翰,要悔改應做什麼。若翰鼓勵他們正直地做人,不要拿不是他們的東西。

若翰的大膽擴大到超出宗教範圍,對羅馬政治勢力發聲,導致他自己的監禁和死刑。歷史告訴我們,羅馬長官,黑落德安迪帕斯,拋棄他的妻子與他同父異母兄弟的妻子結婚。洗者若翰公開遣責這不合法和不道德的婚姻。這對著幹的做法導致他被逮捕。

雖然黑落德在政治上害怕洗者若翰,聖經告訴我們他喜歡聽若翰,所以要若翰來談話。為了進一步當面遣責他,若翰不拒絕這個幾會,即使最終導致他被斬首。

我們也被召喚擔當這樣的任務。當耶穌复活後遇到祂的門徒時,祂說明自己的確應驗聖經,作為結果“因祂的名向萬邦宣講悔改,以得罪之赦”(路2447)。

我們被召叫在全世界宣講這悔改。我們要呼喚民眾從他們罪惡和黑暗的生活轉向基督內的正義和光明。不僅向未信者,也要向信眾這樣做,因為我們要以柔和的心神使我們的罪彼此“矯正”(迦6:1)。因此洗者若翰的使命由耶穌基督的門徒在生活中繼續。

指向耶穌

十五世紀的藝術家瑪提亞各林勒華特劃了一幅描繪耶穌受難的畫。在經典的畫中,

我們能看到瑪利亞瑪大肋納、耶穌的母親瑪利亞、以及若望宗徒都極其哀悼這受難。但在畫的右邊以昏暗為主,雖然不悲傷,洗者若翰——一個在耶穌死前幾個月或幾年被斬首的人。他的左手握著猶太經文。而洗者若翰的主要特徵是他修長、瘦骨嶙峋的右手指指向被釘的基督。

這畫本身壓縮了洗者若翰的生活和使命。他過著為主預備道路的生活,把民眾帶回給祂。他最成功地這樣做了,事實是他總遠離自己導向基督。的確,若望福音告訴我們,當洗者若翰一看見耶穌時,就對他的門徒宣布,“看,天主的羔羊!”這宣布把他的門徒引向耶穌,立即有二位門徒離開若翰跟隨了耶穌。

這就是洗者若翰的使命。但它不僅只是他的。那是耶穌基督的信徒被號召的使命——遠離我們自己導向除免世罪的祂。因為這最重要的使命,我們被召叫,我們能與洗者若翰一起說,耶穌“應該興盛,我卻應該衰微”(若330)。

多處像耶穌

洗者若翰死了以後,耶穌的使命出現在最前列,人們開始懷疑,“耶穌就是某種方式從死者复活的洗者若翰?”當然不是。但事實是人們開始作這樣的比較表示這二位在啟示、生活和使命方面有神秘的相似之處。

我們現今的觀點有點不一樣。當耶穌行走在巴肋斯坦的土地上,人們對比較框架

參考的是梅瑟、厄利亞,他們頭腦裡更多的是洗者若翰。他們把耶穌放到他們的框架裡。

在洗者若翰和耶穌之間甚至有超過相似之處,主耶穌基督的信徒——教會——耶穌基督的奧體——他們所做的一切相似祂。的確,我們與基督的“肖像相同”(羅829)。所以看到我們舉止如何,聽到我們所說的,就明白我們參與的使命,它應該指引人們走向耶穌基督的生活、使命和工作。

呼喊之聲

洗者若翰的生活和使命兩者都是世界歷史中獨特的,對耶穌基督的信徒也是有教育意義的。他不僅是舊約中預示的人,還有獨特的歷史地位,但他為我們展示準備上主道路的生活,召叫人們準備上主的來臨,指向並相似耶穌。他實在是個先知,號召我們成為呼喊為主的來臨準備道路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