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較好的一份”

選“較好的一份”

認識心靈分心的危險

   有任何聖人受過比瑪爾大更大的負面壓力?她所做的只是要耶穌告訴她的妹妹幫她干雜務,她最終被貼上精神理解遲鈍、過度焦慮、甚至有怨氣。終,耶穌拒絕了瑪爾大大要求,甚至告訴她,她自己的先后次序顛倒了。

   瑪爾大的行為怎么了?她為何受到這來自耶穌的想不到的指責?為對耶穌如此重要的貴客每件事都做得完美,她有罪嗎?做清潔工作和做菜有罪嗎?當親屬或要好朋友來我們家時,我們不是都這么做的嗎?

   事實上,耶穌很可能由於瑪爾大努力使每件事都是完美的而高興。祂很可能由於她要如此親切地服侍祂感到榮幸。那么耶穌為何說了那些話?因為祂要瑪爾大——以及我們所有的人——知道那么一點,我們的任務消耗我們、奪走我們的和平、把我們與天主分開。

   我們都對分心感到內疚。對做我們認為非常必要和重要的事感到內疚——只犠牲我們與耶穌的關系。我們要讓自己處在瑪爾大的位置,看看我們在世的責任能使我們分心的方式,阻止我們接受耶穌以及所有祂要賜予我們的東西。

   積極與沉思。在某種意義上,我們能說瑪爾大代表所有感到他們一生都在積極為教會工作的成員。我們中那些屬於這一類的要全心服侍耶穌和祂的子民。另一方面,瑪爾大妹妹代表我們中那些傾向於基督教沉思的一面。我們中那些在這范圍里的人珍視與耶穌在一起,與祂交談,聆聽祂的聲音。

   當然,我們中百份之百積極或百份之百沉思的人非常少。大部分趨向積極范,在空閑時間祈禱。不會太難想象瑪爾大在別的時間跪著祈禱。衕樣,我們大多數趨向沉思范化些時間於積極服務。我們的確不能假定瑪利亞沒能完成一些家庭里里外外或周圍鄰里分擔的工作。所以準確地說,我們應該清楚,我們在談關於活躍的程度和服務,相對於沉思和祈禱的程度。

   什么是耶穌對瑪爾大斥責的關鍵?祂想要糾正的,是她主和祂的話分心,不是她由衷的要服侍的心願。瑪爾大沉浸在準備工作中。服侍的需求使她招架不住,對她的妹妹產生焦慮和看法。結果,瑪爾大陷入了自憐和自以為是的境地,促使耶穌的回應。我們可以想象,這個插曲后,耶穌會告訴她:瑪爾大,不要失去妳的平靜。不要做得太過火,讓妳願意服侍我的願望使我要為你們服務的各種法蒙上陰影。

   真不可思議?從一開始,我們被教導要給、給、給。就像這服侍融入我們的血中。那可能是瑪爾大為何感到有正當理由向耶穌題出要求。問題是她沒有掌握耶穌的教導,對祂來說更關鍵的是為我們服務對比我們服侍祂。事實上,我們真的不能比耶穌給更多。

   兩個標准的分心。就如瑪利亞和瑪爾大的故事展示的,從上主那里分心意味著被某人或某事先占有這樣范圍,我們體驗了與耶穌分離的程度。有時候這些分心來自邪惡的誘惑,而其它時候來自我們自己動機和心態。

   無疑,不是所有的分心都一樣。在某種程度上,有那種時候,世上有罪的誘惑使我們分心,把我們的注意力離開耶穌。但在更深的層面上,我們也能被自己好的意向分心,就像瑪爾大。在這個層面,甚至我們的工作、家庭、為教會服務都有可能使我們從耶穌分心。

   在較低的層面上,那是不道德、閑聊、欺騙、和類似的誘惑讓我們從上主分心。這些誘惑告訴我們有必要採取一定的行動感到滿足,或我們有權利這么做,雖然我們知道它可能妨礙耶穌要我們思考和行動的方式。它們無論來自魔鬼或我們自己的人性墮落,這些誘惑欺騙我們通過慫恿我們只集中在誘惑的所謂好處。然后,當我們屈服於它們時,它們折磨我們的良心,通常導致充滿內疚和羞愧的苦味。

   這是達味王在成為全以色列統治者后不久面臨的問題。當他的全部軍隊出戰阿莫尼特人時,達味躭在家里。沒有東西激勵他保持他的眼睛盯住天主,散懶的思想使他墮入了與芭絲謝芭通奸。然后,試圖掩蓋他的罪惡,他安排了芭絲謝芭的丈夫、尤萊亞的死亡。一般來說他是個公正和正直的人,達味找不出他做了什么壞事。達味的良心變得如此影暗,他讓自己的頭腦迷失無節制,達欺騙、通奸、甚至謀殺的程度。

   通常,“較低的層面”的分心,如達味面對的,不太難認出。相比之下,“較高層面”的——主要根植在善意里的——更令人困惑。在這個層面,當我們允許自己的責任、目標、生活的正常要求支配我們的思想並迷住我們,們會離開上主變得思想不集中。這就是為何耶穌拒絕瑪爾大的要求。如果她準備了簡單的飯食,如果她堅持平和,找到時間與耶穌坐在一起像瑪利亞那樣,很可能耶穌不會責備她。

   懷著希望面對分心。如果我們要與耶穌更接近,我們需要既對付較低層面分心又對付較高層面分心。耶穌告訴不貞的婦女去並不再犯罪(若811)。祂告訴貝特賽達水池邊的男子避免再犯罪(54)。祂甚至告訴宗徒停止在他們中間爭斗,代之以集中彼此服務(路2224-26)。衕樣,耶穌要我們撿查自己,看看我們是否正在被這些較低層面的誘惑分心。

   衕時,我們需要提防‘好的’分心,例如我們的工作、經濟責任、婚姻、家庭。這些活動和責任可能衕樣重要,通過提供我們虛假的安全感或滿足,它們也有能力把我們的注意力離開耶穌。

   聽起來像大量艱苦的工作,不是嗎?但在你失去希望前,斷定你不能控制所有生命中的分心,考慮這點:耶穌也曾被一個接一個的空洞許諾誘惑。祂親身體驗到抗拒誘惑是如何困難。祂也知道我們每天受到多少誘惑。只有想想:當耶穌對瑪爾大說的時候,祂知道所有這些,祂還是叫她改變。顯然,耶穌相信瑪爾大能改變。更令人鼓舞的,我們能確信耶穌已經幫瑪爾大克服了她的分心——就如祂隨時準備,即使是今天,給我們需要克服分心的聖寵。

天主不對達味、梅瑟、或保祿表示絕望,雖然他們的手上都有無辜者的血。祂不對撒瑪利亞婦女表示絕望,雖然她離過五次婚並眼下生活在罪惡中。祂不對任何走散和丟失的羊表示絕望。祂不會對我們表示絕望。

   耶穌告訴瑪爾大一個更好的方法,祂要向我們展示這個方法。祂只有一個目的:告訴我們,我們是天主心愛的孩子,祂總讓我們接近祂的心。所以無論我們面對較低層面的分心或較高層面的分心,我們能處理它們,並更願意——甚至渴望——每天花時間坐在耶穌腳邊聆聽祂。那只能導致一個結果:我們與祂的關系會天天越來越親密。

(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